暮归纪:开怀大笑吧 布鲁尔不忘初心须尽欢

首页新闻NBA官网Tree2020-08-15 09:39
0

暮归纪:开怀大笑吧 布鲁尔不忘初心须尽欢

萨克拉门托的和风悠然晃荡着无聊又空虚的闲情,黄金一号中心的地板隐约倒映出无边而空阔的穹顶。

绵延数月的雨季已在晴明春光下缓慢蒸散,连打败仗的球员却在漫天嘘声中阴郁寡欢。尽管国王彼时位列西部第九,但他们与西部第八的胜场差距过于悬殊,这支连续13年无缘季后赛的青年军只能继续等待着赛季落幕,命运终究无意垂怜,仅余的数场比赛对国王来说不过只是日复一日的练兵时间。

此时造访萨克拉门托的骑士也同样处境窘迫,勒布朗-詹姆斯的远走令骑士的争冠班底顷刻间土崩瓦解,跌至东部倒数第二的他们如例行公事般奔赴客场应战。

伴随着开场哨声鸣响,一切都在有条不紊而又兴致索然地进行着。

独挑大梁的科林-塞克斯顿与联袂出战的巴迪-希尔德、达龙-福克斯互掀攻势,而科里-布鲁尔在一众新人的争艳竞秀下愈发形似枯木朽株。

布鲁尔弯伏着削瘦的背脊,疲乏的脚步拖曳着老来犹发的意气,澄澈的眼底也投映着皮球飞旋的轨迹。

猛然间,瞥到破绽的布鲁尔伺机而动抢断大卫-恩瓦巴,持球反击直杀前场,腾身跃起扣击篮筐,一如旧往潇洒模样!但出乎预料的是,随后布鲁尔却在半空身体失衡,重摔倒地的骇人场景当即引发全场惊呼!

所有人松弛的心弦遽然绷紧,裁判与队友都慌忙上前察看布鲁尔的伤势,而布鲁尔却若无其事地站起身来,一如既往地咧开嘴勾起灿烂的笑意。

众人都不自觉地轻舒口气,原来只是虚惊一场。

此时距离首节结束仅余数十秒,布鲁尔缓步走到场边与时任国王主帅的戴夫-乔格尔耳语一番,随后返身回到赛场把首节比赛打完。待到首节战罢,布鲁尔才慢条斯理地走回更衣室接受队医检查,而队医的结论与布鲁尔自己的判断无异,布鲁尔本场比赛仍然可以回归。

国王全队都为布鲁尔的钢筋铁骨而惊诧不已,布鲁尔自己则是不以为然地笑道:“我还年轻着呢。”

话虽如此,但彼时已年满33岁的布鲁尔在赛后回看录像时也难免心有余悸。萨克拉门托是布鲁尔生涯12年辗转的第8座城市,颠沛流离的生涯历程令他对自己的伤病问题越发谨慎,他不知道自己在赛季结束后还能否获得续约机会,因此他也禁受不起伤病的负累。

布鲁尔的身体状态向来都超乎常人,他原先保持着连续出战317场比赛的现役球员最长纪录,这项纪录直到前个赛季他在为湖人效力时才被终结,而当时也并非是伤病原因,他未能出场延续纪录只不过是时任湖人主帅的卢克-沃顿的个人决定。

布鲁尔在赛季初期曾与76人签过10天短合同,而后他又转赴萨克拉门托与国王签约至赛季结束。萨城连年的失利阴霾并未覆灭布鲁尔滚烫的热情,他自己说道:“这支球队的年轻球员天赋异禀,他们的表现向来都很出色,他们一直都在按照自己的方式有条不紊地前行着。身为一名老将,我的目标从来都不是养老,我要尽我所能帮助他们,我会为了球队而倾其所有。”

满怀热诚的布鲁尔似乎永远都那么年轻,饱经沧桑的脸庞荡漾着明净的笑靥,恍如永不凋敝的花儿盛放于枯朽的枝桠。

那他真的老了吗?

暮归纪:开怀大笑吧 布鲁尔不忘初心须尽欢

布鲁尔加盟国王后成为了球队年龄最大的球员,这支年轻气盛而又败绩失据的青年军需要老将在板凳席提供经验指导,可布鲁尔更愿意率马以骥冲锋陷阵。

他在进攻端好似旋风乍起席卷赛场,即使年逾33岁仍能贡献出1.26分的场均快攻得分,超过联盟近八成的球员;而在防守端他也犹如魅影随行纠缠不休,他在场时球队的每百回合失分比均值低4.1分,位列全队第一。

代表国王出战的前两场比赛,布鲁尔都打出了得分上双的出色表现,他在各路媒体争先恐后的采访镜头前笑道:“我待过很多球队,我知道应该如何去快速适应一支新球队。”

布鲁尔如常地笑着,用如花烂漫的笑意掩藏无从消解的辛酸,他盼能找到生涯的归宿,奈何他的命运却像风那般归处不定。

但布鲁尔始终没有忘记自己对篮球的热爱,也正是这份热爱支撑他在漂泊羁旅中仍旧笑得开怀。

布鲁尔时常想起自己在波特兰那片偏僻农场度过的少年时光。他那时候每天清晨都会跟随父亲埃利斯-布鲁尔到农场干活,无论是收割庄稼还是驾驶拖拉机都难不倒他。而等到下午干完活,他就会跟哥哥跑到后院临时搭建的篮球场,身扛着沉坠的日色练球,再披戴着清冽的月光回家。

“那儿是我篮球道路的起点,父亲为我搭建的篮球架陪伴我度过了无数美好的时光。”布鲁尔在日后回忆道。

布鲁尔在农场经年累月所磨砺出的坚韧精神与自律品行铺就了他的篮球道路,他的天赋没有湮没于铺满草屑的黄泥,他在中学时期就已声名鹊起,而后佛罗里达大学向他抛出了橄榄枝。

在帮助佛罗里达大学捧起NCAA的冠军奖杯后,选秀行情持续走高的布鲁尔开始考虑登陆NBA。

彼时年迈的老布鲁尔受到病痛困扰,布鲁尔有意转赴职业赛场谋求丰厚薪水,正是为了让父亲提前退休颐养天年。可老布鲁尔在听到他参加NBA选秀的打算时,却语重心长地劝道:“你还记得自己打球的初心吗?我不需要你为了我这么做,你加入NBA的理由绝不应该只是挣钱,如果你为了挣钱而忘却篮球给予你的快乐,那你的生涯是不会长久的。”

布鲁尔闻言愕然,他的眼底泛滥起迷蒙的水雾,倒映出记忆深处静水流深的岁月,也洗净了目之所及不断延伸的前路。

他郑重其事地向父亲点了点头。

随后,布鲁尔回到佛罗里达大学,带领球队实现卫冕并荣膺NCAA四强赛最有价值球员,他的NCAA锦标赛总得分也升至队史第一。

在响彻穹顶的热烈欢呼声中,布鲁尔耳际反复回响起父亲问他的那句:“你还记得自己打球的初心吗?”

而转身回看过往,那座被杂草掩埋的篮球架早已是锈迹斑斑,岁月在它身上乱刻着粗糙的纹理,却在布鲁尔心头雕镂出晶莹的璧玉。

他不为名,也不求利,他只想要享受篮球给予自己的最为纯粹的那份快乐。那是他的初心,也终将是他的归宿。

“篮球是件如此令人快乐的事情,而我又那么幸运能够以篮球为生。所以,我又有什么理由不开怀大笑呢?”

暮归纪:开怀大笑吧 布鲁尔不忘初心须尽欢

一九年对布鲁尔而言是一个转徒的年份。

布鲁尔从费城转赴萨克拉门托,但引进新帅卢克-沃顿的国王并没有在休赛期与他续约,他也只好另寻下家。为保持身体状态,布鲁尔特意前往洛杉矶参加德鲁联赛,随后他还赶赴休斯顿进行训练,争取着重回老东家火箭延续生涯的可能性。

历经数月颠沛后,布鲁尔获邀参加火箭在拉斯维加斯举办的小型训练营,与他一同参加的球员还有泰伦斯-琼斯、尼克-杨、萨博-塞弗罗萨与雷蒙德-费尔顿等人。

布鲁尔在训练营的表现尤为惊艳,他保持着出色的状态与旺盛的斗志,甚至还带领那批自由球员在训练赛上数次击败火箭球员。布鲁尔的训练师马库斯在事后透露,那批自由球员与火箭球员的训练赛交锋战绩为6胜1负,而布鲁尔正是其中发挥最为出彩的自由球员。

可火箭还是决定把球队阵容的最后一个名额留给更擅防守的塞弗罗萨,布鲁尔的满心欢喜终究落了空。

新赛季彼时已临近揭幕,布鲁尔无意放弃机会,他仍在不遗余力地埋头训练,以期能获得其他球队的青睐。他坦言:“我必须要时刻准备着,我想在赛季开启前找到球队完成签约,但愿能有球队来联系我吧,我相信自己仍有一战之力。”

布鲁尔没有等到任何一支球队的电话。

不仅是他,卡梅隆-安东尼、贾马尔-克劳福德与尼克-杨等老将在那一年休赛期也都无人问津。

但无休无止的沉闷等待并未消弭布鲁尔的满腔热忱,他一如往年回到家乡波特兰举办免费的篮球训练营,而这一年约有两百名学生报名参加。

“每次回家我都非常激动,我亲眼看着波特兰的孩子们慢慢长大,我的好友们现在也都有了孩子,而且他们还带着孩子来参加我的训练营了,这种感觉真的太美妙了。”布鲁尔笑道。

布鲁尔谈笑间似乎已不见丝毫烦忧,此时的他只专注于为家乡的孩子们提供篮球教学服务,而在闲暇时他也无比放松,散步街巷闻说着乡音,回溯记忆重温着旧事,悠然自乐地体验着自己暂别赛场后的安适与静谧。

布鲁尔打算在退役后执起教鞭,把篮球给予自己的快乐传递给更多的孩子,这也是他每年例行回到波特兰举办训练营的原因。尽管布鲁尔仍然想要重返赛场发挥余热,但毕竟他现在赋闲在家,他有更多的时间与精力来考虑未来的方向。

历经一整年的转徒,回到波特兰的布鲁尔置身于久违的安定。

他并非不苦闷,只是他所热爱的篮球永远都能为他排解忧虑,即使现在无球可打,他也能一如既往地找到生活的意义,若无所谓迷惘,自当笑得坦然。

生活不止于篮球,而篮球不止于赛场。

暮归纪:开怀大笑吧 布鲁尔不忘初心须尽欢

蔓延的疫情侵扰着世界的秩序,飞旋的篮球也偏离了原定的轨迹。

在布鲁尔赋闲期间,NBA受疫情影响而暂时停赛,他原定于今夏举办的篮球训练营也被迫取消。布鲁尔表示:“我不能让孩子们冒任何风险,所以我只好停办今年的训练营,我明年会争取把训练营办得更好的。”

决定停办训练营后,落得清闲的布鲁尔待在家里自行锻炼保持状态,而待到NBA宣布赛季重启,有数支球队都向布鲁尔抛出了橄榄枝。

有个别球员受到伤病困扰或出于私人原因,并未随队参与复赛,因此阵容出现空缺的球队都在签约窗口期着手引援,这也为那些期盼重返赛场的老将提供了最后的回归机会。

适逢其会的布鲁尔拥有选择的余地,但他没有考虑的必要。他毫不犹豫地决定回到萨克拉门托,那是一支他在当前最为熟悉的球队。

布鲁尔解释道:“我喜欢萨城,我在那儿真的过得很舒适。我上赛季为国王效力过,我很了解那些年轻球员,而且我前些年也为卢克-沃顿教练打过球,我知道他是一位以球员为先的教练。”

“对我来说,只要能有机会打球,那我对任何事情都持开放态度。”布鲁尔随后又打趣道,“哪怕是球队要我端茶倒水,我也没有怨言。”

但显而易见的,侧翼薄弱的国王对布鲁尔有着更高的期待。

火速赶赴萨克拉门托的布鲁尔知道球队当前所处的困境,虽说国王获得复赛资格,可这支球队要想闯入西部附加赛并竞争季后赛席位难如登天,等待着他们几乎只有连续14年无缘季后赛的尴尬纪录。仅凭布鲁尔一人要想逆改球队命数无异于痴人说梦,可布鲁尔仍然想要竭己所能推动球队走向更为光明的未来。

有意引进布鲁尔的球队不乏季后赛劲旅,但布鲁尔知道,他现在选择加盟的那支球队很可能是他职业生涯的最后一站,与其为了随队征伐季后赛,他更愿意为了萨克拉门托那些年轻的梦想与新生的希望再热血沸腾地拼上一把。

强弱又如何,胜败又如何,荣辱又如何。一切无关名和利,只关乎那颗赤诚的心。

时至今日,他犹然记得父亲问他的那句话:“你还记得自己打球的初心吗?”

初心自当不忘,归来与尔同当。

尽管国王复赛后步履维艰,出场时间寥寥无几的布鲁尔也终究难挽败势,但达龙-福克斯与博格丹-博格达诺维奇都先后在布鲁尔眼前斩获高分刷新生涯纪录,他们没有辜负布鲁尔所寄付的那份期盼,他们恣意驰骋的身影一如布鲁尔随心奔跑的模样,未遂所愿也无妨,承志不枉梦一场。

而布鲁尔仍在放欢大笑,脸庞的弯褶笑纹不见岁月的沧桑,眼底的那泓清泉映出年少的过往——

破旧的拖拉机嘈杂作响,新修的篮球架框住穹苍。

浮扬的烟尘掩住视线却止不住遐想,纷飞的草屑勾动鼻息而嗅出了清香。

(Tree)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v_hsx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