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归纪:平凡人的颂歌 英格拉姆的十年一刻

首页新闻NBA官网Tree2020-07-11 09:50
0

暮归纪:平凡人的颂歌 英格拉姆的十年一刻

繁华的都市总有隐秘的角落掩埋着破败,光鲜的行人罔顾藏污的脚底践踏着尘埃。

洛杉矶的绚烂梦影寄付着多少希望,也蒸发着无数梦想。有的人驰骋赛场,在欢声鼎沸下领受万众的奉仰。有的人徘徊夜巷,待夜阑人静后蜷身渺小的寸方。

安德烈-英格拉姆此时正站在南湾湖人的办公室门前徬徨失措,鬓角两片霜花渐染着沧桑的痕迹,眼底那泓流泉也漫延着怅惘的愁绪。伴随着发展联盟又一个赛季垂落帷幕,他需要重新与南湾湖人商讨续约事宜,但是球队总经理尼克-马塞拉突如其来的那则通知却令他如坐针毡。

发展联盟的球队在赛季结束后都会按照惯例与球员进行谈话,而尼克-马塞拉却单独让英格拉姆提前一天到办公室与管理层见面,在发展联盟摸爬滚打多年的英格拉姆对此难免感到担忧。

英格拉姆与发展联盟犹如方枘圆凿般格格不入。

作为NBA的附属联盟,发展联盟汇集着数百名翘首等待NBA召唤的无名之辈。他们信奉天道酬勤,焚膏继晷盼能得偿所愿,奈何无人问津,鸿鹄远志只是黄粱一梦。从昔时的意气风发到今后的碌碌庸流,并无多少人愿意在此经年忍受失意与贫穷,绝大多数球员在徒劳无获后只能远赴海外联赛淘金,发展联盟也遍地遗落着他们旧日的抱负与孤勇。

而英格拉姆时至今日已在发展联盟打了十年。

英格拉姆的年薪只有微薄的2.6万美元,他每年休赛期都得举办篮球训练营并兼职做数理家教来维持生计。他前些年也考虑过前往海外联赛打球,彼时澳大利亚的珀斯野猫队向他提供了一份年薪5万美元的合同,他在几经思虑后决定接受那份报价,但由于水土不服,他的澳大利亚之旅仅过十天就已戛然而止。

重返发展联盟的英格拉姆仍旧幻想着有朝一日能受命运垂怜,即使盼愿未竟,他也早已将发展联盟视为自己安身的归宿,而至于发展联盟是否还能容纳他这位已近生涯暮年的老将,他自己也没有答案。

办公室倏忽传来的哄然笑声把英格拉姆的思绪拉回现实,他在犹豫片刻后,忐忑不安地叩响了办公室的大门。

“请进。”

在总经理尼克-马塞拉应声后,英格拉姆轻推开门,而后瞠目结舌地愣在原地。办公室的人除了尼克-马塞拉,还有南湾湖人的总裁乔伊-巴斯以及主教练考比-卡尔,而真正令他惊愕不已的是,洛杉矶湖人的总裁魔术师约翰逊与总经理罗勃-佩林卡竟然也都出现在他眼前。

尼克-马塞拉招呼英格拉姆坐下,故作叹惋地说道:“你跟随着我们球队又打完了一个成功的赛季,你无论是在赛场还是更衣室都对球队贡献良多,能够拥有你这名球员是我们球队的荣幸。”

虽说早有心理准备,但英格拉姆还是惘然若失地低垂下头,心乱如麻。

“我们本来想等到明天再跟你交代离队事宜,但现在没办法,我们必须今天提前跟你说,” 尼克-马塞拉稍作停顿,随后忍俊不禁,“因为另一支湖人已经等不及要跟你签约啦。”

办公室顿时一片欢腾。

英格拉姆闻言猛然抬头,难以置信地左右顾盼。

时值此际,耳畔环绕巨响轰鸣,头脑停转恍如酩酊,胸腔翻腾的热血燎烧着生活的苟且,眼底弥漫的水雾洗濯着远梦的明净。

为了这一刻,他等了十年。

暮归纪:平凡人的颂歌 英格拉姆的十年一刻

电话铃声倏然响起,那串熟悉的号码映入眼帘,玛丽莉的心弦也随之绷紧。

那是她的丈夫安德烈-英格拉姆的来电。

没有人比玛丽莉更加清楚英格拉姆的生涯道路何其坎坷。

玛丽莉犹然记得英格拉姆初为人父的那两年,当时她正在犹他攻读药理学的学位,而仅凭英格拉姆那份微薄的薪水又难以养家糊口。生活的压力倾轧着英格拉姆弯伏的背脊,迫于无奈的他只好每晚抽空到学生心理健康医疗中心兼职挣钱,而他的训练计划以及比赛状态都由此大受影响。他在那两个赛季仅为球队出战过六场比赛,一度沦为球队板凳席的边缘人物。

玛丽莉也曾犹豫过是否应该劝英格拉姆另谋生路,可英格拉姆如是说道:“在我们的大女儿降生时,我也扪心自问过,我在发展联盟打球究竟能否改善家人的生活?但这个念头转瞬即逝,我知道自己仍然享受于此,是我对篮球的热爱赋予了我对生活的热情。”

英格拉姆无论如何都不想辜负这趟怀揣着梦想的人生,而玛丽莉也情愿陪他奔赴那段充满着未知的征程。

但现在,玛丽莉也不免为英格拉姆顿感忧虑。

电话铃声仍在响动。

英格拉姆的母亲伊娃此时正在哄抱着扑腾玩闹的孙女,她刚要出声催促玛丽莉接听电话,那阵嘈杂乱耳的铃声就已停响。

伊娃漫不经心地抬起头,却诧异地发现玛丽莉浑身都在剧烈颤抖——紧贴耳鬓的听筒涌出阵阵哗闹的叫嚷,但玛丽莉仍然无比清晰地从喧嚣声中听出了英格拉姆的声音。

满头雾水的伊娃朝玛丽莉轻声问道:“发生什么事了吗?”

一时间不知所措的玛丽莉没有听到伊娃的问询,她自顾自地反复念叨着:“洛杉矶湖人?你是说洛杉矶湖人跟你签约了?”

伊娃闻言愕然,随后情难自已地失声尖叫。

那声嘶哑的叫喊也猝然催醒了玛丽莉恍惚的神思,心底喷薄的欢愉顷刻间爬上了眉梢,眼眶满盈的热泪转瞬后濡润着脸庞。她挂断电话后轻舒口气,一双泪眼看着家里老少又哭又笑,满怀思绪回溯过往苦难也无怨无尤。

NBA常规赛彼时已临近尾声,又一年无缘季后赛的湖人尚余两场常规赛要打,但他们值此之际却遭受伤病侵袭,布兰登-英格拉姆、朗佐-鲍尔和凯尔-库兹马等球员都高挂免战牌。

魔术师约翰逊在亲赴发展联盟与英格拉姆签约时就已说道:“你要记得带上48%的三分命中率。”

那正是英格拉姆上赛季在发展联盟的三分命中率。顺带一提,英格拉姆还是发展联盟的历史三分王,他用十年时间不声不响地命中了713记三分。

湖人需要他用外线火力为球队提供贡献,而对其价值的认可也是湖人献予他的尊重,正如湖人主教练卢克-沃顿所说:“我们并非是在施行善事,我们之所以跟他签约,是因为他能为我们球队提供贡献,这笔签约对我们双方来说都同等重要。”

英格拉姆犹如朝圣者心虔志诚地来到斯台普斯中心球馆,与此同时,玛丽莉却还远在弗吉尼亚州的里士满。她正准备带上两个女儿乘机赶赴洛杉矶,她要亲眼见证英格拉姆终遂所愿登临NBA赛场的那一刻。

为了这一刻,她也等了十年。

暮归纪:平凡人的颂歌 英格拉姆的十年一刻

斯台普斯沸腾着洛杉矶的热烈欢情,蜂拥蚁聚般汇集于此的湖人球迷都在遍寻着那道陌生的身影。

在全场山呼海啸般的欢喝声中,披戴湖人战袍的英格拉姆从球员通道缓步跑向赛场。他未曾奢想,这座迎来送往历代传奇的球馆如今也会为他而疯狂,那些曾几何时的梦寐虚妄,都已兑现为恰在此刻的志得意满。

伴随着开场哨声吹响,湖人坐镇主场迎战火箭的比赛正式掀起序幕。

急张拘诸的英格拉姆在板凳席上摩拳擦掌,一幕幕攻防厮杀的画面在他眼前翻飞,一阵阵此起彼伏的呐喊也在他耳际回荡。

待到首节临近结束,卢克-沃顿帅旗一挥,派遣英格拉姆披挂出战。斯台普斯当即为之沸腾,而英格拉姆也应声跃起,迎着全场球迷无数道炙热发烫的目光,跨步走上那片心驰神往的赛场。

翻腾的声浪冲刷着旧往岁月的苦楚,举城的狂欢漫卷着来路僻远的荒芜。他从来都是一步一脚印,但现在这一步却跨越了十载春秋与几度荣枯。

玛丽莉牵着两个女儿坐在场边,时值此际潸然泪下。

一切如梦似幻,不负半生患难,不胜片刻虞欢。

英格拉姆在首节仅余的近两分钟时间里未能有所表现,但随着比赛的进行,逐渐放开手脚的他迎来了生涯迄今最为重要的时刻——

只见他落位左侧犄角接应特拉维斯-维尔的传球,迎着卢克-理查德-巴莫特的扑身封盖跳投出手!刹那间他的身影半空悬停,群情鼎沸的斯台普斯也恍若敛声屏息,待到飞速旋转的皮球穿网而过蹭出脆响,整座球馆又在顷刻间掀起震耳欲聋的纵情呐喊!

所有转播镜头都在反复重放着这记进球,而著名解说员凯文-哈兰也在TNT全美直播中放声高呼道:“他现年32岁!这是他在发展联盟征战384场后的NBA生涯首秀!他在NBA生涯首次出手命中三分!恭喜你,安德烈-英格拉姆!”

随后,英格拉姆又连中三分,而在他造成犯规走上罚球线时,斯台普斯竟然响起了雷鸣般的MVP呼声。

人们为之欢呼的并不仅是小人物苦守的生涯,更是平凡人不屈的伟大。

此役,英格拉姆8投6中斩获19分,成为NBA历史上首秀至少贡献15分的最高龄球员,并成为洛杉矶湖人队史生涯首秀得分第四高的球员。

赛后,湖人球员在更衣室围着英格拉姆恣意欢庆,而卢克-沃顿也抱着比赛用球走到英格拉姆身前,满面笑意地问道:“你在发展联盟打了多少年来着?”

“我记得应该是十年吧,”卢克-沃顿随即自问自答,并向英格拉姆握手祝贺,“真是一场了不起的NBA生涯首秀。”

英格拉姆连连点头,尽管他此时凝噎无声,但他那双不断颤抖的手仍在向卢克-沃顿传递着自己的千恩万谢。

“那就走吧,现在各路媒体都等着采访你呢。”卢克-沃顿在把比赛用球送给英格拉姆后又补充道。

英格拉姆不禁微微发愣,他罔知所措地转头看向更衣室的大门,恍惚间似乎能够隔着门看到各路媒体不停闪烁的镜头。

球队公关人员快步走到英格拉姆身旁,跟他低声交代着媒体采访的相关事宜。除了接受媒体群访,他还需要与TNT节目进行连线对话,并出发前往ESPN驻洛杉矶的演播厅参加节目直播。

他若有所思地朝着那扇大门缓步走去,但随后又在门前蓦地站定。

推开门,便是另一个世界。

走出去,便是又一段人生。

暮归纪:平凡人的颂歌 英格拉姆的十年一刻

燎烧的盛夏蒸腾着倦乏的暑气,闷热的熏风炙烤着铺路的沥青,而此时一辆蓝色的克莱斯勒赛百灵老轿车正在95号州际公路上缓慢驶行。

英格拉姆的家教学生将在下周进行期末测验,他需要上门帮助家教学生复习三项式、多项式与阶乘等知识点。

休赛期的到来也意味着英格拉姆与湖人所签的合同正式结束,有多家媒体大献殷勤向他抛出橄榄枝,想要借他的热度进行形象推广的商务合作,但都遭到他的婉言谢绝,他并不想耽误自己在休赛期的训练安排。

代表湖人出战的那两场比赛为英格拉姆带来13824美元的薪水,尽管这对他来说已算高额收入,但他的家庭经济情况并没有由此得到明显改善,他只能在休赛期如常举办训练营并兼职做家教,以此贴补家用。

这辆早已停产的老轿车减速转向驶出高速公路,英格拉姆也摇下车窗透了透气。

扑面的热风灼烧着他染霜的鬓发,也撩动起他纷飞的盼想。

那段奇妙而短促的圆梦旅程仍令英格拉姆念念不忘。

他的家人都喜欢在家反复播放那场令其闻名于世的NBA首秀,可他却更愿意回顾此后那场被人遗忘的赛季收官战——湖人对阵同城球队快船,手感转凉的他9投2中仅得5分,但与此同时他也贡献出6助攻2抢断,并在防守端3次造成对手进攻犯规。

“我在那场比赛所发挥出的作用能真正地帮助我留在NBA。”英格拉姆时常这么念叨着。

英格拉姆想要留下,而非仅仅来过。为此,他还请来专业经纪人詹姆斯-威尔斯帮助自己联系NBA球队。威尔斯言之凿凿:“我相信英格拉姆能够适应NBA,他一直都在等待着合适的时机,而现在是时候了。”

既遂所愿,顾盼何妨。

犹念归返,有梦敢当。

他只想纯粹地用满腔热诚浇灌希望,纯粹地把一寸赤心献予赛场。他还是他,一如既往的平凡,一如既往的敞亮,又一如既往的铿锵。

十字路口亮起红灯,英格拉姆踩下刹车。

闷热的午后酝酿着昏沉的困意,穿行马路的人都无精打采地低垂着头,而英格拉姆此时仍旧精神抖擞。他趁着等红灯的间隙从副驾驶座拿起一摞考纲资料反复检查,随后又抽出行程表再三确认家教结束后的训练计划。

晴明的穹光在车窗倒映着碧空的澄净,潦草的笔迹在纸上勾勒出未来的希冀。

英格拉姆擦了擦着额角的热汗,沉静等待着绿灯亮起。

(Tree)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