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归纪:帕克去兮何时还 唯心安处是吾乡

NBA官网Tree2020-06-20 09:30
0

暮归纪:帕克去兮何时还 唯心安处是吾乡

山呼海啸般的欢喝声在托尼-帕克耳际剧烈轰鸣,愈感烦乱的他低垂下疲倦的眼眸,炽热的鼻息灼烧着凝滞的空气,隐抑的悲情倾轧着塌垮的背脊。

伴随着凯文-杜兰特高位跳投正中靶心扼杀悬念,马刺在季后赛首轮折戟出局,帕克从板凳席恍惚失神地站起身来,在终场哨声鸣响之际看着队友马努-吉诺比利将皮球高高抛起。

此役是吉诺比利的生涯谢幕战,他竭其所能地为马刺保留着一线希望,最后阶段巧施妙传连送三记助攻险造绝地逆转。但卫冕冠军的铮铮铁蹄岂容马刺困兽犹斗,气力渐乏的吉诺比利在烽烟席卷下空余嗟叹,未能逆改球队败归的命数,也无从倒转自己远遁的时光。

振翅高飞的潘帕斯雄鹰寻处落脚,斩将刈旗的阿根廷妖刀藏锋归鞘。

临别时,全场球迷纷纷起身献予热烈欢呼送别吉诺比利,他眼底弥漫的泪雾溢散成朦胧的光晕,虽难以辨清甲骨文球馆熙来攘往的错落人影,但他在转身辞别时仍能真切感受到肆意蔓延的难舍离情。

帕克伫立原地,若有所思地看着吉诺比利向全场球迷挥手致意的背影,心底翻涌着难以言喻的错综情绪。

吉诺比利尚未亲承退役,但帕克知道与他同行十六载的老队友已是归隐在即。

彼时的马刺面临着分崩离析的窘迫处境,吉诺比利年逾不惑行将退役,科怀-伦纳德因伤病问题跟球队早已貌合神离,丹尼-格林与鲁迪-盖伊都手握球员选项或将跳出合同,而帕克自己也面临着合同到期后的去留问题。

值此之际,帕克不知道自己应该何去何从。近乎所有人都笃定帕克将续约留守,择一城而终老对任何球员来说都可谓为圆满结局,更何况帕克已随马刺揽获四冠成就丰功。

但是一切都并非理所应当。

上一年,帕克在西部半决赛遭遇左腿股四头肌撕裂的严重伤病,由此赛季报销。伤愈回归后,帕克的竞技状态持续低迷,连续八场比赛未能得分上双并逐渐跌出首发阵容。尽管马刺凭借着吉诺比利等老将的殊死奋战勉强跻身季后赛,但帕克在季后赛首轮仍然步履维艰,五场战罢贡献寥寥。

返厂维修后的法国跑车虽已缓慢驶归,可愈发喑哑的引擎轰响却时刻提醒着他旧梦难回。

在甲骨文球馆经久不息的欢庆声中,罔知所措的帕克犹如粟米抛身沧海。他下意识地环顾四周寻觅老帅格雷格-波波维奇的身影,但片刻过后他又倏然想起,波波维奇由于久病缠身的妻子艾琳不幸病逝,暂留在家料理后事,球队如今已由首席助教埃托雷-梅西纳暂代执教。

帕克此时愁肠百结无处倾诉,只能哑然无言地随队退场,疲累的步伐拖曳着岁月的沧桑,而满腔翻腾的苦闷唯有自己默默啖尝。

赛后,各路媒体不停闪烁的镜头晃动着帕克远飞的思绪。

尽管为时尚早,但一拥而上的记者们都想听帕克亲口说出他去留的答案。

稍作犹豫后,帕克缓声说道:“我不确定自己是否还会续约留守,我现已为马刺效力了十七年,我向来念旧不忍辞别,可要是我最后决定改换门庭,那也并不代表世界末日。”

暮归纪:帕克去兮何时还 唯心安处是吾乡

休赛期伴随着炎热盛夏掀起帷幕,但如坠凛冬的马刺却经受着朔风摧折。

眼看伦纳德决意离队,马刺只能紧锣密鼓地寻求交易盼能止损,与此同时吉诺比利的退役决定触机便发,而合同到期的帕克也已经收到多支球队抛出的橄榄枝。

昔时夺得队史第五冠的那套阵容如今已犹如丘峦崩摧般轰然坍塌。

帕克行至生涯的分岔路口踌躇难决,尽管马刺有意为他提供续约报价,但他知道马刺将会倾力培养德永特-穆雷与德里克-怀特等后起之秀,他若是续约留守也只能在板凳席为年轻球员提供经验指导。

可犹能嘶风的老骥岂愿伏枥,帕克惟愿在生涯暮年驰骋沙场冲锋陷阵,他的念想一如既往的简单,他只是想要打球。

犹豫未决时,猝然响起的手机铃声令帕克从漫无边际的迷惘中恍然回神。帕克定睛一看顿感愕然,那是迈克尔-乔丹的来电。

事后,帕克回忆道:“我的偶像迈克尔-乔丹亲自给我打了招募电话,我当时心里就想着,既然如此那我就去吧。能在乔丹的球队结束生涯尤为特别,毕竟我是受他影响才开始打篮球的。”

帕克热爱着圣安东尼奥,但夏洛特对他来说倒也不失为好去处。

与帕克私交甚笃的马刺助教詹姆斯-博雷戈两个月前已执起黄蜂教鞭,帕克的法国同胞尼古拉斯-巴图姆也早就在夏洛特扎根安家。

帕克顾盼回首,故地如旧,岁月如梭。

辞别远赴千里烟波,前路无涯穹苍浩阔。

帕克临走前,波波维奇发布声明与其道别:“我们非常感谢帕克在这十七年里给我们留下的不可思议的回忆,他在马刺共获四座总冠军奖杯、六度入选全明星并四次跻身最佳阵容,他的履历熠熠生辉。但对我来说,最值得高兴的事情是我能够亲眼见证他的成长。马刺的所有人都会怀念帕克在这儿打球的时光,祝愿他与他的家人一切安好,也祝愿他在夏洛特延续他的卓越生涯。”

正承受丧妻之痛的波波维奇孤身留驻形同枯槁,他对帕克向来疾言厉色,但此时他深邃的眼底却泛滥起清浅的温情。回溯过往十七年,他们师徒用脚步丈量出马刺王朝渐而清晰的轮廓,也用手掌轻抚过彼此心底最为柔软的角落。

别君去兮何时还?

白发牵系一心,离人当念归返。

一步三回首的帕克动情说道:“我与波波教练情同父子,马刺永远都是我的家,圣安东尼奥也永远都是我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帕克语罢忍泪挥别,吉诺比利随后也宣布退役,三驾马车的丰功懿德颂为流芳青史的传奇旧事,故往岁月的悠远钟声汇成步步送别的难舍离歌。

暮归纪:帕克去兮何时还 唯心安处是吾乡

不忘初心方得始终,但也唯有告别过去才能从头开始。

重新启程的帕克盼能将迟暮残晖散成满穹烟霞,用生涯余热酝酿一季芳华。

奔赴夏洛特的帕克令黄蜂全队顿感振奋,肯巴-沃克难掩欣喜之情地说道:“我到现在都不敢相信帕克会离开马刺,能够得到他是我们球队的幸事,我们是真的需要他,我也很期待能与他联手并向他学习。”

而帕克则是打趣道:“但愿你们别让我连续跻身季后赛的纪录作古。”

在一众队友满怀热诚的翘首期盼下,帕克摩拳擦掌地迎来了黄蜂生涯首秀。

赛季揭幕战,黄蜂坐镇主场对阵东部豪强雄鹿,沃克狂砍41分创造队史揭幕战得分新高,但奈何单骑孤勇难挽败局,黄蜂历经苦战饮恨惜败。值得一提的是,帕克此役的稳定贡献成为黄蜂掀起反扑的一大关键,他在替补登场后有条不紊地策动进攻指挥若定,博雷戈教练赛后夸道:“他的首秀表现非常出色,他帮沃克承担了进攻压力,并让我们球队得以保持进攻节奏。”

尽管此后帕克的表现有所起伏,但这也无碍他调试状态触底反弹。对阵热火一役,帕克时隔两年半首获两双并率队奏响凯歌,就此达成生涯19000分里程碑,成为历史上第七位获此成就的国际球员,在响彻光谱中心的热烈欢呼声中铸就功业沐浴荣辉。

帕克在赛后无意多聊自己的里程碑,而是郑重其事地重申道:“我先前跟队友说别让我连续跻身季后赛的纪录作古,那并不是玩笑话,连续跻身季后赛的纪录意义非凡。我一直都坚信自己是个赢家,我现已揽获诸多荣誉,而这也是球队想要与我签约的原因所在。”

正如帕克所言,黄蜂把引进帕克视为球队重返季后赛的保障。

但伴随着赛季的深入,黄蜂迟迟难以稳守东部前八的排名,扑朔迷离的季后赛前景令帕克愈感焦虑。

赛程近半,黄蜂在历经双加时惜败篮网后又跌破五成胜率,全队士气大为受挫,而帕克此时也临危受命,用老迈的身躯支撑起球队弯伏的背脊——

时隔两天回到主场再战篮网,帕克在博雷戈教练末节把他替换下场时凛然说道:“我不累,我还能继续打。”

随后,重新领命披挂出阵的帕克老夫聊发少年狂,单节斩获17分彻底杀穿防线,如同毒蜂尾后针般戳破篮网末节逆转的黄粱美梦。

“教练觉得我累了,但我跟他说我不累。考虑到我的岁数,他一直都很担忧我的身体状况,他觉得我应该等到季后赛再发力。”帕克苦笑道,“但我也跟他说了,我们还是先打进季后赛再说吧。”

帕克话音刚落,黄蜂又遭遇西部六连客的魔鬼赛程并连打败仗,跌出东部前八似乎只是时间问题。

西部六连客的最后一站,黄蜂造访圣安东尼奥。

重回故地的帕克也难免近乡情怯,但圣安东尼奥献予他的脉脉温情顷刻之间又叫他魂牵梦萦。

马刺在赛前播放的致敬短片勾动着所有人的缱绻回忆,雷鸣般的掌声从帕克出场的那一刻起就未曾停息。最后时刻胜败既定,博雷戈教练特意安排帕克重新出场,AT&T中心球馆顿时为之沸腾,而帕克环顾着满场欢呼的马刺球迷,暗流奔涌的热泪不觉然间已在眼眶勾勒出日后归家的情景。

那时辞别,又岂知三叠阳关多少离人怨。

此际重逢,方晓得兜转过后月是故乡圆。

暮归纪:帕克去兮何时还 唯心安处是吾乡

温热的熏风轻柔撩拨着圣安东尼奥阿拉莫城的心弦,归来的人儿也把欢愉的笑意盛满双眼。

帕克安适如常地坐在记者马克-斯皮尔斯身前,看着他驾轻就熟地调试着采访设备。

位列东部第九的黄蜂距离季后赛仅差咫尺,帕克生涯首度无缘季后赛。在参加赛季总结发布会时,帕克坦言自己正在考虑退役,即使他最后决定继续出战,他也只想为季后赛球队效力。

季后赛彼时激战正酣,但一切已与帕克无关。

帕克轻舒口气,慢条斯理地收拾行装回到圣安东尼奥,在岁月的流蚀下静候从心的抉择。

现如今,心有定数的帕克在斯皮尔斯架设的镜头前从容说道:“我要退役了,我已决定不再打球。我决定退役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但究其根本来说,我已经不再是过去的那个托尼-帕克了。”

一石激起千层浪,帕克寥寥几句在片刻后已令外界沸反盈天,而他现在仍旧端坐在斯皮尔斯面前谈笑自若。

斯皮尔斯一本正经地询问帕克:“德克-诺维茨基和德维恩-韦德今年都用告别赛季来结束自己的伟大生涯,你难道就不想也拥有属于自己的告别赛季吗?”

帕克耸肩笑道:“我没有这个打算。别人也问过我,我为何不像诺维茨基和韦德那样进行退役巡演呢?我的回答是,因为我现在没有身穿马刺的球衣。韦德是在热火退役的,诺维茨基是在独行侠退役的,对他们来说那都是结束职业生涯的绝佳方式,可是我却有所不同。我真正说出再见的时候,或许就是马刺给我退役球衣的时候。”

帕克回想起数个月前,马刺正式退役吉诺比利的球衣,当时他也特意从夏洛特赶往圣安东尼奥参加盛礼。

毋庸置疑,帕克那件马刺战袍也将随着他的退役而高悬于顶,他只需等待梦寐的憧憬成为现实的礼庆。

斯皮尔斯的采访结语拉回了帕克恣意纷飞的思绪,他起身避开镜头,迈着轻快的脚步奔赴簇新的生活。

与此同时,他也欣然期盼着能让自己真正说出再见的时候。

马刺没有让帕克等太久。

伴随着新赛季拉开帷幕,帕克定在老兵节的球衣退役仪式也如期而至。

十一月的朔风裹挟着炽烈的热意呼啸穿行,马刺的主场翻腾着鼎沸的人声响彻穹顶。

帕克缓步走到聚光灯下,颤动的肩膀抖落一路风霜,发烫的脸庞愈显岁月沧桑。他抬首仰望,那件高悬的战袍闪烁着生涯旧往的熠熠荣光,而辉芒跌坠眼底又溢散为灼热的疯狂。

代表球队致辞的波波维奇一如既往地拿帕克打趣道:“我要向你道歉,你在我麾下可没少吃苦。”

帕克闻言忍俊不禁,可随后波波维奇尽敛谐谑,言辞间满赋温情:“但我想我可能是世界上最幸运的人了,因为我能看着你从十九岁那时候一步步走到现在。”

待波波维奇说罢,帕克勾翘的嘴角仍弥漫着笑意,而盈眶的热泪却已遽然决堤。

悠远年岁汇结于半寸须臾,他时值此际也唯有一句——

“圣安东尼奥永远都是我的家。”

说不出再见,犹念过往,当时只道是寻常。

说不出再见,聚散无常,唯心安处是吾乡。

(Tree)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