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归纪:炬火不灭 哈斯勒姆的坚守与告别

首页新闻NBA官网Tree2020-04-05 12:31
0

暮归纪:炬火不灭 哈斯勒姆的坚守与告别

巴克莱中心山呼海啸般的呐喊声响彻布鲁克林,德维恩-韦德屹立赛场环顾四周,澎湃的热血汇流在起伏的胸膛,难舍的别情倒映入蒙雾的眼眶。

终场哨声即将响起,韦德放下篮球转身挥别,闪烁荣辉的璀璨生涯就此走到尽头。

所有人都起身为韦德致以敬意,他今夜是巴克莱中心唯一的主角,他在谢幕之战酒酣胸胆揽获三双,最后一舞纵情跳完生涯终章。

而此时,尤多尼斯-哈斯勒姆正笑容可掬地站在他的身旁,沉默扮演配角,一如既往。

命运眷顾韦德,他在生涯最终季仍有哈斯勒姆一路相伴。哈斯勒姆在前一年休赛期决定陪同韦德留队,老来相伴高歌同行,指点岁月沧桑变化。

现在,哈斯勒姆陪伴韦德走完了生涯最后一程。

哈斯勒姆看着韦德的身影在人群簇拥中隐没,不觉然间神思恍惚。

他一直在坚守,也一直在告别。

他记得阿朗佐-莫宁受伤退役时的铁汉柔情,他记得沙奎尔-奥尼尔不欢而散时的辙乱旗靡,他也记得勒布朗-詹姆斯归返故乡时的王朝崩析。哈斯勒姆从未脱卸热火战袍,他犹如赤色的旗杆屹然挺立在迈阿密高耸的城墙,但却只能不停地等候烽烟散去,目送旧人别离。

寒来暑往,留守迈阿密的哈斯勒姆送别了无数人,连韦德也曾跟他挥手辞别远走他方。

纵有千百般不舍,他也早已习惯。

暮归纪:炬火不灭 哈斯勒姆的坚守与告别

哈斯勒姆犹然记得韦德当初的远走。

三年前的那天晚上,哈斯勒姆在家一如往常地打开电视收看新闻,而屏幕跳出的那则新闻简讯令他当即瞠目结舌——韦德决定归返家乡,加盟芝加哥公牛。手足无措的哈斯勒姆赶紧跑回卧室翻找手机,他无论如何都不相信,十三年来与他并肩而行的韦德竟会选择离队,他要马上联系韦德。

哈斯勒姆急不可耐地伸手从床头抓起手机,发现韦德刚给他发过短信。他一字一顿地把短信读完,思绪万千,心乱如麻。

韦德,真的要走了。

哈斯勒姆知道,球队总裁帕特-莱利在与韦德的续约事宜上显得毫无诚意,此举令韦德心灰意冷。但韦德的离队还是出乎哈斯勒姆的预料,他原先笃定地觉得,韦德会跟他一起把生涯全部献给迈阿密。

那个休赛期对哈斯勒姆而言异常煎熬。他即将迎来生涯第13个赛季,也即将连续第10年担任队长,但韦德的远走令他陡然意识到,他仍然需要承担得更多。

那支四年两冠的王朝之师现已分崩离析,詹姆斯与韦德都已追根溯源回到家乡,克里斯-波什不幸罹患肺血栓退役在即,轰然崩塌的热火只能指望新援可堪大用重起高楼,但站在断壁残垣前的戈兰-德拉季奇、哈桑-怀特塞德与迪昂-维特斯等球员,此时却都望眼巴巴地看向哈斯勒姆。

这支物是人非的球队需要有人领导,而身为球队资历最老的球员,由哈斯勒姆领导球队可谓众望所归。

但是,哈斯勒姆从未试过单独领导这支球队,即使他从零七年就已开始担任队长,即使他被视为热火的队魂,即使他是这座城市的图腾。

哈斯勒姆先跟随韦德、奥尼尔和莫宁获得生涯首冠,此后又跟随韦德、詹姆斯和波什获得两连冠。他是跟随将军征伐沙场的兵卒,是跟随英雄闯荡江湖的匹夫,也是跟随王公流落市井的随扈。

他知道,自己一直都在跟随韦德的脚步,而现在,他需要自己为球队指引前行的方向。

新赛季揭幕,热火造访奥兰多客战魔术告捷,哈斯勒姆此役高挂免战牌。伤病的困扰与年龄的侵蚀,让这位老将只能端坐板凳席为队友提供经验指导,而这也是他往后生涯的缩影。

哈斯勒姆若有所思地看着队友在场上来回奔跑,眼前恍惚翻飞着韦德一如闪电飞蹿的身影。

哈斯勒姆在惦念着韦德的公牛生涯首秀。公牛的赛季揭幕战比热火慢一天,刚从奥兰多飞抵迈阿密的哈斯勒姆迫不及待地打开手机,观看韦德在联合中心球馆的出场介绍仪式,他反复看了五遍,反复确认现场DJ在介绍韦德时声嘶力竭高呼的那句——

“他来自芝加哥!”

哈斯勒姆先前始终难以说服自己接受韦德离队的事实,而此时此刻,在目睹韦德身穿公牛战袍投身家乡怀抱的温馨场景后,哈斯勒姆的泛滥心潮反而波澜渐止。

哈斯勒姆轻舒口气,就此释然。

哈斯勒姆那一瞬间意识到,回到芝加哥的韦德正如同留守迈阿密的自己,韦德是迈阿密的英雄,但同时也是芝加哥的孩子。

日后,哈斯勒姆在回忆起那段往事时感慨道:“老实说吧,我当时还是难以接受他的离队,但是我也由衷地为他感到高兴,他身穿公牛球衣的模样真的很棒。我不愿意看到他离我而去,但我后来明白了那对他自己而言到底意味着什么,为家乡球队打球,在父老面前为自己的城市而战,那必然是一段美妙的经历。”

暮归纪:炬火不灭 哈斯勒姆的坚守与告别

那一年的热火境况窘迫,他们逐渐跌出东部劲旅之列,在为季后赛而苦苦挣扎。

这座城市与这支球队还在适应没有韦德的处境,而哈斯勒姆悄然间已扛起了更加沉重的担子。

哈斯勒姆仍然担任着球队的队长,但他现在是球队唯一的队长。尽管哈斯勒姆已有九年的队长经验,但他此前一直都跟韦德共同担任队长,而在前一年与他共同担任队长的队员还包括波什。

热火主帅埃里克-斯波尔斯特拉不假思索地做出了任命决定,他说道:“我们甚至都不需要特意宣布这件事情,所有人都默认哈斯勒姆就是我们球队的队长。”

哈斯勒姆早已习惯了队长的身份,只是他现在还需要身兼韦德曾经的职责。

哈斯勒姆的角色功能伴随着年龄的增大而逐渐弱化,大多数时候只能在板凳席为队友挥舞毛巾,但他仍在训练中兢兢业业地贡献光热,无论是提供经验指导还是下场陪练,他都乐意为球队效劳。

而在球场之外,哈斯勒姆也开始日渐熟络地组织队友参加集体活动,他们饶有兴趣地结伴观看电影首映,其乐融融地出门觅食共进晚餐,结束训练后也会约着去看橄榄球赛。

“他每天都那么热情饱满,我最敬佩的就是他的奉献精神,”对哈斯勒姆推崇备至的德拉季奇说道,“或许我们球队本赛季没有办法给他提供多少出场时间,但他一直都在竭尽所有地为年轻球员提供帮助,他真的把我们球队的每一个人都照顾得很好。”

哈斯勒姆对此则摆手笑道:“我在更衣室有责任把大家都照顾好,但我并不觉得仅凭我自己就能够做到,我们大家都在彼此互助。”

那一年热火与季后赛失之交臂,但不会有人质疑哈斯勒姆领导球队的表现。临近生涯尾声的哈斯勒姆,在韦德离队后为自己重塑起愈加饱满的领袖形象,而在赛季结束后他也实至名归地荣膺了年度最佳队友奖。

在得知自己获奖后,百感交集的哈斯勒姆在社交媒体上写了段话,随后郑重其事地点击发布。

“我在迈阿密的队友们,是你们让我的一切都变得如此值得。”

他的爱深沉而又热烈,他毫无保留地为这支球队奉献出自己的一切,而这支球队的所有人也渴盼能够留住他生涯仅余的岁月。

热火无比恳切地为哈斯勒姆奉上续约合同,哈斯勒姆落笔干脆,签下了字。

随后,哈斯勒姆抬起双眼眺望远方,深邃的眼底翻涌着难以言喻的遗憾与期盼。

“我还是希望韦德能够回来。我们有讨论过关于退役的问题,我们真的很希望能有机会在迈阿密一起退役。”

暮归纪:炬火不灭 哈斯勒姆的坚守与告别

时光飞逝,岁月变迁。

巴克莱中心人声鼎沸,各路媒体不停闪烁的镜头将哈斯勒姆从悠远的记忆中恍然拉回。

“请问这是否也会是你职业生涯的最后一场比赛?”记者高举话筒询问着哈斯勒姆。

现场的所有人都在等待着哈斯勒姆的回答,在他们的预想当中,哈斯勒姆几乎不可能会有另外的答案,他与韦德携手退役的故事结局必成佳话传颂流芳。

但出乎预料的是,哈斯勒姆在稍作犹豫后回答道:“可能吧。我也许还需要三天时间来思考是否退役的问题,我会有答案的。”

一如哈斯勒姆所愿,韦德历经辗转后重返热火,哈斯勒姆也得以陪伴韦德走完生涯最后一程。

哈斯勒姆曾期盼过与韦德在迈阿密一同退役,可在韦德谢幕战垂落帷幕后,哈斯勒姆却犹豫了。

没有人想要错过英雄的告别,但哈斯勒姆却仍在紧盯着炬火的传承。

若哈斯勒姆跟随韦德一同退役,那这位老兵的生涯就将划上圆满句点。他自己也知道,这对他而言将是最好的退役剧本,但此时他的脑海中却反复播映着斯波教练恳请他多留一年的场景。

斯波教练在赛季谢幕战开打前就跟哈斯勒姆聊过,他希望哈斯勒姆能够继续留队培养新人。若是以前,哈斯勒姆会毫不犹豫地答应斯波教练。但是现在,他已跟随韦德走到生涯尽头,他们曾经期盼的圆满结局似乎也已经不容改写。

哈斯勒姆欲言又止地看向韦德,韦德心领神会,咧嘴笑着。

“你要是还想打,那就继续打下去吧。”

原定三天的考虑时间,哈斯勒姆最后让人们多等了四个月。

他终究还是决定续约一年。

韦德心中早已有数,他说道:“他仍想为球队贡献光热,他的续约留守能为球队更衣室提供积极的影响,也能继续帮助年轻球员们传承球队的火炬。另外,斯波教练也会很需要他的,他真的是一位非常出色的领袖。”

留守迈阿密的哈斯勒姆一如既往地引领球队稳步前行,在休赛期历经阵容更迭的热火由此得以稳定过渡,吉米-巴特勒的融入以及巴姆-阿德巴约的成长也令热火逐渐复燃,而肯德里克-纳恩、泰勒-希罗和邓肯-罗宾逊等新人也在哈斯勒姆的言传身教下羽翼渐丰。

这支球队正朝着哈斯勒姆指引的方向有条不紊地向前走着。

哈斯勒姆放眼远眺,仿佛能够看到球队灼烁的来日,而低眉垂眸,也隐约能够看到自己将尽的行途。

“我的队友还不想放我走,或许我们仍然缘分未了。”

哈斯勒姆在聊到退役问题时总是如此反复念叨着。他不知道,自己还要走多远,他也不知道,自己还能走多久。

他只知道,自己仍将步履不停,奉献无涯。

哈斯勒姆所创造的并非震烁历史的英雄史诗,而是一人一城的老兵传奇。

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不积小流无以成江海。落选秀出身加冕队史篮板王,十七年耕耘荣膺队史出场王,足履实地的哈斯勒姆终其生涯为家乡球队默默奉献,舍小我而成大我,不务空名而终成传说。

哈斯勒姆一路奉献,传承炬火,照亮前路,也指引后人。但这条路总会有尽头,行则将至,毋论年岁。

他一直在坚守,也一直在告别。而终究,旗杆偃下,烽烟散尽,他也将告别自己暮归隐去。

或许他到时候仍然会问自己一句,是时候了吗?

他回首举目顾盼,日暮余晖映照城墙,洒泪挥别的将士恍然间仿佛都是自己曾经的模样。

是时候了吧。

(Tree)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v_hsx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