帕克球衣退役:你看 那是我称之为家的地方

今日热点NBA官网Tree2019-11-12 17:55
0

帕克球衣退役:你看 那是我称之为家的地方

每段故事都有结局。

安常守故者,唯念落叶归根;放浪形骸者,但求一去无返。每个人都有自己满心憧憬的故事结局,顺心遂意是人之幸事,一枕黄粱也不必怀怨。毕竟人生无常,远路难卜,归处不定。

求而不得,实为常事。人生如此,赛场亦是。

但从圣城呼啸而至的风,却似乎带来了反现实的乌托邦传说——随心而发的幻想在疯狂滋长,天马行空的童话皆理所应当,三驾马车铸就丰功背影伟岸,古稀老人漫步岁月雪鬓霜鬟。

循着风,翻越山海,逆着光,拨开烟霭。

你看,那儿就是AT&T中心球馆。

你看,又一段故事的结局正在上映。

帕克球衣退役:你看 那是我称之为家的地方

AT&T中心的观众席热浪翻涌,震耳欲聋的欢呼声响彻穹顶。

聚光灯挟带着映照荣耀的熠熠辉芒聚焦在场地中央,镜头前的每一帧画面仿佛都在沉淀着岁月的史诗感。托尼-帕克在山呼海啸般的鼎沸人声中向球迷挥手致意,他抬首仰望着那件高悬的9号战袍,眼底迸发出难以言喻的炽烈光芒。

这是马刺献予他的球衣退役仪式,那件十多年来陪伴他征伐赛场的战袍就此封存,悬挂在蒂姆-邓肯与马努-吉诺比利那两件早前退役的球衣旁边。

泛滥的情绪在帕克的胸膛剧烈翻涌,千言万语脱口而出却变为断续两句:“感谢你们,圣安东尼奥永远都是我的家。”

时间的流逝在那一瞬间仿佛骤然停止,而后倒流回溯,把他的记忆拉回到十八年前。

2001年,时任马刺总经理助理的布福德邀请帕克前往圣安东尼奥参加球队试训。早在一年前,布福德已在耐克篮球峰会相中了这名法国少年,彼时的帕克年仅十八岁。久等一年的回音对帕克而言犹如曙明当空照亮前路,他风尘仆仆奔赴圣城,可等待着他的却是整场试训的低迷表现。

格雷格-波波维奇上下打量着帕克,摇了摇头。随后,布福德递来了一盘录像带,那是帕克的比赛录像剪辑。波波维奇把那盘录像带看完之后,决定给帕克第二次试训机会,而第二次试训仅进行了五分钟,波波维奇就已打定主意把帕克留下。

帕克球衣退役:你看 那是我称之为家的地方

那年选秀大会,马刺在首轮第28顺位选择了帕克。

初到圣城的帕克尚且沉浸在梦想成真的喜悦当中,而波波维奇的高声训斥却已在他耳旁轰然炸响。

这一响就是十七年。

“我要向托尼道歉,你在我麾下身心饱受折磨。”记忆霎时闪回,波波维奇在帕克的球衣退役仪式上打趣道。

帕克忍俊不禁,可随后波波维奇所说的话却令他动情不已:“但我想我可能是世界上最幸运的人,因为我可以看到你从十九岁那会儿一步步成长到现在。”

这些年以来,波波维奇很少夸赞帕克,他对帕克的严苛程度非常人所能想象,哪怕帕克已载誉满身——四获总冠军,荣膺FMVP,六进全明星,总助攻数排名队史第一,总出场数排名队史第二,总得分排名队史第四。

但帕克从不介意波波维奇的责骂,他只介意波波维奇从何时开始已不再训斥他。

帕克球衣退役:你看 那是我称之为家的地方

马刺球迷永远都不会忘记2018年那个异常苦涩的夏天,帕克也是如此。

那时候的马刺频现乱象,吉诺比利临近退役,伦纳德决意远走。与此同时,饱受伤病困扰的帕克也已逐渐边缘化,法国跑车返厂维修后缓慢驶归,那喑哑的轰鸣已非当年响亮的号角。生涯末年留守马刺,这是万众憧憬的守一城而终老的圆满结局,可帕克只想要打球。

帕克决定离队,十七年的马刺生涯戛然而止。石佛隐世退役,潘帕斯雄鹰渐乏丰羽,而现在法国跑车也将驶往异乡。

随后,波波维奇发布声明向爱徒温情告别:“我们非常感谢帕克在这十七年里给我们留下的不可思议的回忆,他在马刺共获四座总冠军奖杯,共入选六次全明星与四次最佳阵容,他的履历熠熠生辉。但对我来说,最值得高兴的是我能够亲眼见证帕克的成长。”

这与波波维奇在帕克球衣退役仪式上所说的话何其相似。

转赴夏洛特的帕克在无数个夜晚发挥着余热,也在无数个夜晚想念着圣城,想念着他与邓肯与吉诺比利并肩同行的错落背影,想念着波波维奇劈头盖脸训斥着他的旧时画面。

人们总在慨叹,帕克与马刺的故事就此收尾空留遗憾。但对帕克来说,他还没有到与马刺说再见的时候。

帕克在那时宣布退役后说道:“人们问我,我为何不像韦德与诺维茨基那样进行退役巡演呢?我的回答是,因为我现在没有身穿马刺的球衣。韦德是在热火退役的,诺维茨基是在独行侠退役的,对他们来说那是结束职业生涯的绝好方式,可是我却有所不同。对我来说,真正说出再见的时候,或许就是马刺给我退役球衣的时候吧。”

既然如此,那现在也是时候满怀仪式感地说声再见了。

帕克球衣退役:你看 那是我称之为家的地方

恍惚间,翻卷的记忆在雷鸣般的掌声中逐渐隐去,帕克的思绪也重归于现实。

帕克环顾四周,AT&T中心献予他的盛礼仍在继续上映,马刺球迷献予他的热情也似乎永不消弭。

帕克闪烁水雾的炽热目光终究又投向穹顶。那件9号战袍悬空高挂,为这段故事续写上结局。

原来从圣城呼啸而至的风,带来的并非反现实的乌托邦传说,那只不过是归家的讯号。

循着风,翻越山海,逆着光,拨开烟霭——

你看,那是我称之为家的地方。

(Tree)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v_hsx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