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索尔亲笔:关于女性教练的一封公开信

首页新闻NBA官网2018-05-13 10:20
0

加索尔亲笔:关于女性教练的一封公开信

首先我想要和大家小谈几句我的父母。

我在巴塞罗那的城郊长大,双亲都是非常成功的职业人。我的父亲是一名护士,母亲是医生。很自然的,我选择了学习科学的道路——事实上在高中毕业后、完全投入到篮球事业中之前,我甚至还上了一年的医学院。有时候我也会想,当年我若继续追随父母的脚步在医疗事业上发展又会是什么模样。

我记得大家经常会有这样的误解,以为我的父亲是医生母亲是护士。在我的印象中这种固有成见造成的误解发生的频率已远高正常值了。对我来说,我的母亲是一名成功的医生……这不过就是一件非常正常的事情。不要误会:我同样尊重我父亲的工作和他在工作上的勤恳努力。但是在我的成长概念中,一直知道的是我母亲读的是更难考的学校,经受了更严苛的职业考核,因此她也做着一份职业地位更高的工作。这一点也不奇怪,从任何角度来说都没什么值得非议的。这就是事实,我们从来也不会对此多想。

在成长过程中,我和我两个弟弟一直都非常尊崇父母树立的这种标杆。

现在我已是一个成年人,并且期望在不久的将来也可以做父亲。我愈发意识到自己在这种标杆下成长是多么的幸运。这种标杆就是:在职业道路上只有一个问题是重要的——不是你是否符合做这类工作的“特征”,而是,你的工作能力和职业素质是否够优秀。

从我出生至今的37年里,我从未将我的母亲划定成一名“女”医生。

对我来说,她就是医生。并且是一个优秀的医生。

之所以想和你们聊我父母,是因为他们的故事让我想到现代NBA。尤其是今天,在联盟72年的历史中,从来未曾出现过一名女性主教练。甚至更具体的说,这让我想到了贝基-哈蒙:最近被大家广泛讨论的这名教练,这名我有幸在圣安东尼奥马刺与之共事的教练。

但是如果你以为我写这篇文章是想论证贝基确实有当NBA主教练的实力...嗯,那你就误解我了。这一部分我认为是很显然的:第一,她是一名成就卓著的球员,对比赛有着精英控卫的剖析头脑。第二,她成功胜任了或许是现今最伟大的主教练的助教。还需要什么其他的证明吗?但是就像我说的——这不是我现在想要辩论的话题。我毫无指点江山、力证她的能力就应该做主教练的意思。对我来说,如果没有任何一只球队对她做主教练感兴趣这才是奇怪的事。

我想做的是反驳那些仅仅因为她的性别就质疑哈蒙NBA主教练候选资格的愚蠢观点。我知道这种固有看法普遍存在。

我最常看到的一种观点同时也觉得是最容易反驳的——这种观点是在最高水平的篮球联赛里,女人不能执教男人,“是的,女人执教大学女篮没问题,或者WNBA也行。但是执教NBA吗?NBA可完全不一样。”

首先我想要说的是: 如果你想把这种观点用在在任意一个高水平联赛打过球的职业球员身上,都会显得你这个人十分傲慢。但我可以给一个简单的反驳 ——我在NBA打了17年球,赢得过两个总冠军,和一些我们这个时代最棒的球员们做过队友,为体育史上最睿智的两位教练打过球——菲尔-杰克逊和波波维奇。在这里我要说:哈蒙-贝基能做主教练。我说的不是她执教一定能大获成功,不是她的执教水平勉强还行,也不是她的执教水平差不多快赶上联盟里其他男性主帅的水准了。我要说的是:哈蒙-贝基能在NBA做主教练,就是这样。

我会告诉你一个小故事证明我的观点。今年,在几个月前的一次训练中,我和德章泰-穆雷一起做挡拆训练。就是那种很标准的挡拆训练,只有我俩还有篮筐。由我来决定情况,不管是拉开空当完成跳投还是切入篮下完成上篮。如果我拉开空当,德章泰会送出直传。如果我往里切, 他便送出击地传球。就像我说的,就是一个非常标准的挡拆训练—— 我们做过无数次的东西。

但是我之所以对有一个训练印象特别深,是因为在那次训练的过程中,哈蒙教练中途打断我们。哈蒙、博雷戈、梅西纳三位教练走过来。 贝基对德章泰说:“DJ,你的击地传球,太低了。 你得在Pau最舒服的位置精确的传给他,再来一遍。”接下来我们做了小组讨论更深入的交流怎样才能更加精准的把球给到我, 加上一点技巧 , 这样我上篮终结的成功率会更高。接着我们又在左路右路交替多进行了几次练习。当然了,德章泰就是德章泰,他非常快就领会了,很快我们就能流畅的配合了。但是那时候有一个念头击中了我,就像是,一下子看到了贝基她对比赛理解的那种深层次,你们明白我的意思吗?

她能在角落里注意到这样一个小小细节,然后立刻准确的指出问题的所在并给出解决方案。并且不止如此,我们还能够彼此去进行这样一个沟通,去得出一个我们需要的结果。我可以说,这也提醒了团队成员之间交流的重要性——尤其是在NBA级别的联赛中。我感觉从那以后我就没有再接到过那种位置不够正的传球。

加索尔亲笔:关于女性教练的一封公开信

另一个比较常见的观点,搞不好这个比前一个还要傻,这个观点是贝基之所以能到她现在这个位置是因为把她纳入团队对马刺来说会有“更好的公共声誉”。

啥?

我认真的: 你们说啥?

拜托,我们是在讨论NBA,这是一个涉及庞大资金的商业联盟,这是一个对平庸宽容度极低的联盟。而且我们是在讨论圣安东尼奥马刺队,本世纪最成功的NBA球队之一。 这是一个出产了大卫-罗宾逊,蒂姆-邓肯,马努-吉诺比利,托尼-帕克的球队系统——我还只是列举了几个名人堂级别的球员。这是一个连续18赛季常规赛拿下50+胜场,过去20年中五夺总冠军的球队。

你们以为波波维奇在挑选教练组成员的时候标准会和他挑选球员有什么不同吗?当然不会了!

波波对待任何事情的唯一的标准都是这是否会在某一方面对球队有帮助!并不是什么赢得成员多样性包容性的好名声。

他的标准只是赢得胜利,并且以马刺的方式取得胜利!

加索尔亲笔:关于女性教练的一封公开信

好的,接下来还有一点。这其实都有点太蠢了不该加在这。但同时,从某些角度来说, 我认为这还挺重要的。 或者这还涉及到联盟需要去做的一些工作, 着眼更宏观的角度,我最近考虑这点还挺多的。

有一种观点是,如果联盟真的有了一个女性主帅,会存在一定程度上“在更衣室里会怪怪的”。

也许读到这里的时候你都忍不住觉得好笑。我理解,是挺荒诞的。但是我也认为这值得去严肃考虑。请仔细想一下, 这对我们这个联盟来说有多尴尬——居然有人甚至会出现这样的想法。

首先,就这个问题本身而言。我是说——当然了这是虚构的。根本就不存在这样的问题,球员会在有帘子遮挡的更衣区更衣,教练也在会有帘子遮挡的更衣区更衣。OK? 是的,我确信在现在的教练区,贝基也有她的私人空间。 但是重点是——压根也不会有球员换衣服的时候男性主帅和他们共处一室 ,这根本就不会发生。所以我要说的是以我这15年的个人的经验……产生这种疑虑真的是非常非常荒诞。不管是在更衣室,还是在幕后其他的什么地方,男性主帅和女性主帅并没有什么实际上的差别。

但这个问题会引申出我更深入的思考, 当有人产生这种观点的时候 —— 从某种程度上这真的非常困扰我。这让我发觉……我们在社区做了那么多超棒的旨在提高我们的社会认知度的活动,在推进多样性和平等上做了非常多的努力,为创造一个包容性更强的世界做出了一定的贡献……但不知道为什么性别平等在体育运动这件上却反倒成为例外。 对一部分人来说,体育好像成了一个思想上可以守旧的地方,像是一个被遗忘的隔绝的气泡。不管我们有任何这类问题, 我们只需(像口号通常说的那样)“只关心体育就好”。

当我看到这种观点,或者甚至是玩笑话说: NBA不应该有女性主教练,毕竟有那种“更衣室”的情况哟 或者诸如此类的话……我觉得这警醒了我,提醒我即使我们已经在过去几年中小有成就,仍然也还有一段路要走 。让我直白点说吧:现今世界上各行各业都在大力推进工作岗位上的性别平等——这件正确的事,然而NBA却能成为例外,人们愿意对我们放低标准……因为我们是“体育”?

我真心希望不是这样。

我希望NBA永远不要满足于被定义为“一个运动联盟”,让我们为成为像其他行业一样的平权行业而奋斗。

加索尔亲笔:关于女性教练的一封公开信

上周,我不知道你们看到了新闻没有,太阳与科科斯科夫签约,他成为了NBA史上第一个欧洲出生的主教练。

对联盟来说这是一条非常酷的消息。但就我个人而言,我想告诉你们,这对我来说是一个非常特殊的时刻。从我被选进联盟至今已经过去17年了,但我仍然记得当年一些人对我的评论,差不多就是:哦,不,你不能用第三顺位选择一名欧洲球员。这是疯了吧。也许首轮靠后一点选他没问题,这孩子确实很有天赋,但是前五???前五就……你得用前五选择一个球队基石型球员,选一个有杀手直觉、有领导才能的人,那些欧洲球员——他们太软了,不,你们不能用第三顺位选他啊!

当然最后他们确实用第三顺位选择了我,现在,你们已经经常可以看到欧洲球员摘下高顺位了,这已是非常正常、自然而然的事情了。今年,卢卡-东契奇还有可能成为第二个来自欧洲的状元。

其实对教练来说也是如此。起初,联盟中没有球队的教练组有外国助教,接着有一些敢于尝试和探索的球队开始聘请外国籍的助教……并且获得了成功,接着其他球队也开始追随他们的脚步,直至现在,科科斯科夫得到了太阳主帅的位置。

我无意把科科斯科夫拿来与贝基做比较, 因为在我看来他俩的情况也不是完全相同的。我只是觉得这种美丽的事——看着NBA逐渐融入到更大的世界。因为世界是如此之大,不是吗?我认为任何时候只要你想拓宽你的视野,拥抱那些新的、有意义的事物,这都会让你成为一个更好的人。

这也是为什么当我看到联盟在很多重要的事情上成为领导者时,我倍受鼓舞。当我们共同致力于一些像黑人生存问题这类的紧迫的事情时,当德玛尔(德罗赞)和凯文(乐福)去发声去公开他们的心理健康问题时,当我们的主席亚当-肖华在支持LGBTQ游行当中时,当勒布朗(詹姆斯)和斯蒂芬(库里)这样的MVP向世界展示没有人有名到可以利用这一点去宣扬个人的主张时……当然还有当雄鹿这样的球队愿意把性别排除在外,而是给有资格的人选一个面试的机会时,我都能感到鼓舞。在当今的联盟,我处处都能见到,而这些事让我充满自豪。

因为对我来说,这个联盟是一个大家庭。 关于家庭很重要的一点是……在家里你可以是那个有话直说提出批评的人,你可以是告诉大家应该怎么做才好的人。因为归根到底, 你知道家人彼此之间只有爱。

所以现在我想要对我的NBA家庭说的就是:嘿,让我们继续做这些超棒的事情吧,继续做能让我们自豪的事。

但是大家都别满足于此!

我们得认识到一项政策不等于彻底解决了国家的种族不同等,一次游行也不意味着我们已经为LGBTQ群体尽到了最大的努力,一个主教练面试邀请也不等同于我们已经解决了工作岗位上的性别不平等。

一个更容易自满的联盟,可能会回顾那些已经完成的成就,然后心满意足的说:好了,我们做到了,我们完成任务了。但是NBA并不是一个容易自满的联盟。

这是一个伟大的联盟!

对我来说,一个伟大的联盟会回顾自己所做的并说,我一路走来小有成就,我们已经成长了不少,但是仍有更多的成长空间需要我们继续做下去。是的,我们取得了一些进展,但这绝对不是终点线。

等着看吧,我们才开始!

(作者:保罗-加索尔,翻译:leopard)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v_yiew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