戈登-海沃德长文亲笔:我受伤的那一刻

首页新闻NBA官网黄振2017-11-02 22:15
0

戈登-海沃德长文亲笔:我受伤的那一刻

北京时间11月2日,凯尔特人球星戈登-海沃德在Facebook上发文,透露了自己遭遇赛季报销重伤后的经历,他表达了对大家的感谢。以下是海沃德的全文:

这个战术我跑了无数次。

上赛季在爵士时,这是我们标志性的战术之一。每场比赛乔-英格尔斯都要给我扔一次,这次战术显得更长,我有两个选择:绕过掩护后跳投,或者溜底线。

我记得自己绕过克劳德的防守溜底线,凯里-欧文扔出了空接,我跳起来试着接到,就在这时勒布朗-詹姆斯从另一侧杀过来,我被前后夹击,大家都在努力拼抢。我有很多次在空中被撞失去平衡的经历,也有重摔倒地的经历,多数时候我都没事,立刻起身。

这次在空中时我并未感觉到有什么不同,我知道当你在空中失去平衡时会下意识觉得自己会摔得很惨,但很多时候你能调整好自己的身体,让自己平稳降落,还能避免落在任何让你受重伤的东西上。

这次,我的脚被压在了身下。

那一瞬间我就感觉不妙,当我落地时并未感觉到多疼痛。我爬到一边看到自己的脚,它已经变形了。我的第一感觉是:“哦大事不妙,它伤得不轻。”恐惧向我袭来,我跟裁判说:“嘿看这个,你得终止比赛了。”那个时候看上去也没有特别疼。

疼痛感突然袭来。

就像一瞬间我的脑子反应过来怎么回事了,我开始感受到剧痛。医疗组迅速冲向我,不管多久——三秒还是五秒——我只记得坐在那里看着我的脚,感觉就像时间定格。骑士队医罗斯内克医生鼓励我,称他们想先帮我复位脚踝,我忍住了,他们动手的那一刻我感受到剧痛,那可能是我一生中经历的最疼痛的时刻。

戈登-海沃德长文亲笔:我受伤的那一刻

医护人员开始把我抬上担架,我的脚还在动,但我的脑子里一直在想这些。我记得勒布朗走上前,我值得凯里和很多我的队友和教练都跟我有交流,他们都在为我祝福祈祷,但一切的记忆都很模糊。当医护人员把我抬上担架时,我的脑子里想的都是:全完了,我付出了这么多努力,来到新的球队,现在居然发生这样的事。

这会对我有怎样的影响?我还能复出?还能重新打球吗?我是不是要完蛋了?我的生涯结束了吗?

我现在该怎么办?

沉重打击

故事本不该这么发展,揭幕战之夜大家都很兴奋。NBA回来了,凯里重回克利夫兰,有人嘘他,也有人为他欢呼。这应该是场重量级对话,对手是勒布朗和骑士,我是这场交锋中的一份子。新赛季开始,让我兴奋异常。

戈登-海沃德长文亲笔:我受伤的那一刻

不过现在不是在这场焦点战中出场,而是带着速贷中心的理疗室里,接受X光检查。那里跟我第一个聊天的是以赛亚-托马斯,他已经回到理疗室。我记不得他具体说什么了,但我知道他在为我祈祷。他就在那里,从那一刻起我很快就知道他是多么特别的家伙。

X光结果出来了,大夫跟我说:“你的脚踝骨折了,我们会打几个电话,看看大家希望你怎么做。”当时的计划是我立刻跟球队飞回波士顿,然后径直去医院,明天再做决定。

我的太太Robyn给我打电话,但我当时没接。意外发生时,她第一时间得到了消息。他们替我接的电话,她一直在说:“很抱歉我没法在现场帮助你,我希望能分担你的痛苦。你需要我做什么?一切都会没事的,上帝有他的安排。”

我被推回了更衣室,等着比赛结束。我感觉那是最漫长的半场比赛,每个人都试图安慰我,跟我说没事的。我知道他们是好意,不过我当时满脑子里都是担忧和压力,我真希望能做点什么能缓解一下,能让我奇迹康复,我的脑子里开始被负能量充斥,我一直在想着变形的脚踝,它是好不了了。

即使能好,也要花很长的时间。

比赛后,他们用救护车把我拉上了球队包机。我的脚被一个又小又软的东西包裹着,以便在飞机上固定。我吃了一点泰勒诺,那不是纯正的止疼药。所以我的脚踝感觉还不错,直到抵达波士顿的医院时还是差不多的样子。

上飞机并不容易,我在担架上需要被抬上两层楼梯。有4个人抬我,史蒂文斯教练是其中之一。还有25个人想帮忙,但他想成为其中之一,我知道他就是那样的人。我的父母一起来克利夫兰观赛,他们跟我一起飞回家——我妈妈坐在我旁边,爸爸坐在对面。他们有张桌子让我把脚抬上去保持不动。整个飞行期间,我的努力不动。

回程的飞机上,大家都上前鼓励我,这让我很感动。他们都是我的新队友,我只跟他们相处过几个星期,他们的关心如此真诚,这让我倍加感动,我也会终身难忘。

回到波士顿

Robyn来机场接我,她陪我坐另一辆救护车去医院。有她在真好,史蒂文斯教练、他的太太Tracy、我们的总经理助理Mike Zarren也一同来到医院,办理住院手续的时候一直陪着我们。考虑到我们刚打完一场比赛,这实在是不可思议,明天球队还有一场背靠背。他们实际上什么也做不了,当时大概凌晨2点钟了,但他们还是留下来只是确保我们没事。接着Robyn试着跟我睡了一会。

六点钟医生进来告诉我们他们打算做个正式的X光检查,还有计算机辅助测试扫描和核磁共振检查,来360度检查我的脚。所以我们整个早上都在检查,剩下的时候讨论手术的事。

接下来一天就像慢放一样,安吉过来给了我一些手术的意见。史蒂文斯教练又回来跟我呆了一会,他问我能帮我做些什么,我已经记不得这一段了,人们说当时我想要一个篮球。几天后我回到家,Tracy给我拿了一个。

关于手术,我们需要做很多决定。我当时并不在做决定的最佳状态,所以我只是倾听不同的意见和建议,让我最信任的人来做最终决定。我只知道需要尽快手术然后开始康复,然后傍晚6:30我们决定当晚就做手术。

手术前,球队里的海瑟-沃克建议,我们该录制一段视频能在主场揭幕战时播放给波士顿球迷看。我觉得这主意不错,不过那时候我都没怎么睡,24小时里大概只睡了3个小时。我们刚刚决定手术,我脑子里还在想不能打主场揭幕战的事,所以我不知道说什么。不过我收到了太多信息,我想至少感谢所有一直为我祈祷的人们。

戈登-海沃德长文亲笔:我受伤的那一刻

医生的初始诊断结果还不错:“你的腿伤确实很可怕,不过如果手术顺利,我会完全康复。”

手术总共分为三个部分,首先是修复骨头,这是最容易、最直接的部分。接下来是修复撕裂的韧带,这也相对容易,第三部分则是未知,也是医疗团队最担心的。检查显示的一个亮点意味着可能有软骨损伤,如果是真的,那就不妙了。

我问:“这意味着什么呢?”

他们说,要等到打开我的脚看看才知道。

没过多久,医生准备好手术了。我有了解脱的感觉,我在祈祷手术顺利,而软骨也会没事,我只想手术快点结束。他们给我打了麻药,我醒来时感觉超级无力,我的脚感到疼痛和沉重,还带上了保护套。当时是凌晨五点,我只想睡觉。不过当时我把护士喊来问她:“手术怎么样?医生怎么说?”她说:“医生早上会跟你说,不过据我所知,手术很顺利,你应该去睡会。”

几个小时后医生进来了,手术非常成功。屏幕上的亮点跟手术无关,一切都非常顺利。能听到这些太棒了。

宅在家里

几天后回到家,我们把一张病房床放在卧室里,这让我能陪Robyn和我们的两个女儿Bernie和Charlie。

戈登-海沃德长文亲笔:我受伤的那一刻

我从医院回来后,两个女儿都很开心,不过他们也对我脚上的东西很好奇,对我的拐杖也很好奇。(Bernie两岁,Charlie一岁)他们喜欢我的单腿脚踏车,他们觉得这是世界上最好的东西。脚踏车上有个小篮子,Bernie对所有有篮子的东西都很着迷。他有一个小购物篮,上面放的都是她的小娃娃和小狗。他想我把她的小狗放在我的篮子里骑,感觉很搞笑。

当时我需要脚踏车来代步,两个孩子都想试试,而且不要别人帮忙,这很不安全。但Bernie很有意思,她把脚放在脚踏车上,并尝试像我一样吧脚放上去。看他这样很有趣,说实话也很神奇。只有两岁她已经意识到我在干什么,并且想模仿我。

Bernie对我的伤口也很痴迷,我们告诉她爸爸有个巨大的伤口。如果我在卧室里,她会跑进来一直喊着“妈妈!妈妈!爸爸有个大伤口。”Robyn会说:“是的,我看到他的伤口了。”接着Bernie就会爬上去亲亲它,并给伤口一个拥抱让它感觉好点——因为她受伤时我们就是这么干的,Bernie最喜欢的节目是Doc McStuffins,她喜欢演医生。

所以我受伤时,Bernie很喜欢。

至于Charlie,她还什么都不懂。不过她也知道发生了一些事,她不想被排除在外。她只是跟着姐姐跑来跑去,想我在踩脚踏车时抱抱她,我满足了她的愿望。

很多感谢

虽然我的恢复才刚刚开始,但我已经有很多人要感谢了。

首先是Robyn,没有她我生命中的很难难关都过不去——尤其是过去几个月。当我坐在克利夫兰的更衣室里,首先进入我脑中的念头之一就是“Robyn现在在干嘛,现在除了两个女儿,她还要找照顾我了。”

从我们说话的第一分钟起,她就跟我说:“别担心我,我没事”。她一直在医院陪我,即使回到家,她也把我照顾得无微不至。我现在要吃很多药,他都要规划好时间。你每小时只能吃这么多,她有一张专门的表格纪录这些。她也在一直鼓励我:“复出时你会比过去更强,你会没事的,但我们现在就得开始努力了,所以现在就开始吧。”

戈登-海沃德长文亲笔:我受伤的那一刻

她让我大笑,她就是这么支持我,帮助我,我怎么谢她都不为过。

我也想感激那些支持,我不敢相信每个人发来的信息,有太多人祝福我、为我祈祷了。很多人都发了推特或者信息,可能有些我没读到,不过我已经尽力读它们了。我无法用语言形容,这些东西过去几周对我的帮助有多大。

当你以为你的世界坍塌了的时候,你开始意识到身边有一帮支持你的人多吗重要。我想特别感谢NBA大家庭里联系我的每个人,我想强调,身处这样一个特殊的家庭有多么特别。

我只在波士顿呆了很短的时间,就有红袜队和爱国者队的球员身穿我的球衣发布视频,感觉不可思议。整个波士顿社区——从职业运动员到我很快认识到他们有多棒的凯尔特人球迷,他们让我感动。我只为凯尔特人进过一个球,他们让我感觉自己整个生涯都在波士顿度过一样。

我真的很感激同样经历过赛季报销的人发来的消息——像奥德尔-贝克汉姆二世和JJ-瓦特。他们能联系我感觉很酷,保罗-乔治也第一时间也联系了我,我平时就有跟他经常发短信,他受伤时我也有支持他。他比任何人都了解我经历了、并且还会经历什么。我很感激他立刻联系了我,他是我一直有联系的人。

科比在Instagram上给我发了支持信息,然后给我发了邮件。科比是我一直倚赖的人,自从跟他一起训练以来,他就一直支持我。我无法用言语形容他的支持对我的意义,他是史上最伟大的球员之一,也经历过这些伤病。他跟我的伤不一样,但他经历过毁灭性的伤病,那封邮件对我意味着很多。

戈登-海沃德长文亲笔:我受伤的那一刻

接下来是犹他爵士,我今年夏天刚刚作出艰难的决定离开球队。他们从管理层、到教练、到所有的队友很快站出来支持我,他们不断展示着他们在任何方面都是一流的,我很幸运能效力过这样一支球队。

巴拉克-奥巴马也给我发了一封邮件,这很了不起。

我还想特别感谢McKeon、Schena和Slovenkai医生,他们在新英格兰的巴普蒂斯医院完成了我的手术。波特医生也一直在向我提供最新信息,他们让我确信自己得到了最好的医疗帮助。

最后,凯尔特人在任何方面都是顶尖的存在。他们知道我整季都回不来了,但他们一直确保我能有需要的所有资源,让我觉得自己是球队的一份子。整个凯尔特人大家庭里有太多不可思议的关爱他人的人。

老实说,对大家的善良之举我无法用言语形容。

回归球场

所以我现在该怎么做?

我开始观看比赛了,首先看比赛的沮丧感会让我筋疲力尽,因为我知道自己无法成为球队一份子,我甚至不能随队。只能作为旁观者关注球队让人很难接受。

不过我已经决定停止这种消极的想法,改变思想观念。我知道我无法在球场上帮助球队,但我会竭尽所能帮助队友和教练。不管是录像分析还是提供指导和领导力,我已经等不及回馈球队了,我得到的已经太多。

我们球队里有很多年轻、仍然兴奋的年轻人,性格还超好,我欠大家的,我想找到办法贡献力量。一些年轻球员的成长速度需要比计划的更快,他们需要承担更多责任。不过这对他们的NBA生涯并不是坏事,多经历会让他们收获更多。我仍然相信赛季结束时,我们能成为一支特别的存在。

我一直在想象踏上花园球馆地板、上演主场首秀的情景,首秀要稍微推迟了,不过随着我的恢复分进行,那一天也越来越近。我已经想象着跟波士顿的所有人分享这个时刻了,我仍在了解这座城市,但我得到的已经超过了想象。

现在是时候回报的时候了,我们开始吧。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v_zhu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