托马斯深情告别:This is for Boston

NBA官网norman超&S-Lucifer2017-09-07 16:58
0

托马斯深情告别:This is for Boston

一、

说起来很搞笑,(交易)当时我正在庆祝!

接到丹尼(安吉)的电话时,我正和妻子Kayla离开机场。我们刚过完结婚周年纪念日回到西雅图,准备开车回家。

我当时没有接到电话,大概是车里还有别的事情。丹尼给我发了短信。

“IT,有空给我来个电话。”

你可能听起来挺有戏剧性的,但这就是丹尼平常的风格,很多事情都这样。所以我就给他打了回去,还一边开着车,也没想到过会发生什么大事。丹尼知道我还在旅途当中,所以问了我一些问题。我当时还问他最近怎么样,家里怎么样,其实就是平时唠家常。

然而一瞬间之后,就好像...好像什么不对。他停顿了一下后告诉我。

“我刚刚把你交易了。”

很简单的话语,没有长篇大论。虽然我曾经想到这件事,但是当事情发生时我还是懵了,不知道该说什么

“交易到哪!”我终于说出了一句话。

“交易到骑士,换来凯里(欧文)。”

当时的感觉就像,你跟一个人在打电话,但是突然之间你不想再继续下去,“我不想再打电话了。”甚至你都想不出更粗暴的方式的来表达,需要意志力才能坚持下去。我当时就是如此。

丹尼随后开始讲到我为波士顿为凯尔特人所做的贡献,包括在场上以及在场下。他说我是一位出色的球员,到了克里夫兰也能继续自己的出色的表现。但是你知道我当时的心情,我真的不想听到这些。

所以丹尼在说的时候我多次想挂断他的电话,最后我也是这么做的。我很感激你当时说的话,但是在那个时候我真的不需要听到那些话。

这就是当时我们对话的全部内容。

打完电话后,我脑海中闪过了无数的想法,但是我必须将其抛开。我的第一想法是转会对于我的家庭意味着什么。我想到了两个儿子James和Jaiden,需要去告诉他们我们要离开波士顿了。我知道他们一定会很伤心。首先,他们很快就要开学了;其次,两人已经把波士顿当作自己的家。

我和Kayla离开去迈阿密期间,两个儿子暂住在我妈妈那里。从机场一回到家,我就给他们打了一次视频电话。我知道新闻很快就会传出来,我想确保他们是从我这里听到的。所以我告诉他们:你爸爸被交易了。

James是我的大儿子,我猜他肯定是我儿子,因为他的第一个问题和我一模一样“交易到哪”

“克里夫兰,他们交易我得到凯里。”你们应该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勒布朗、勒布朗-詹姆斯!爸爸,你要和勒布朗-詹姆斯一起打球啦。”

Jaiden是我的小儿子,也许对这件事反应会大一点——因为他最喜欢波士顿。所以告诉这个消息之后我一直注意他的反应。我跟他说自己很还行,但是他似乎有点心碎了。

我说,“Jaiden,你是开心呢还是悲伤呢?”

“悲伤!”

“为什么?”

然后他说,“因为克里夫兰可能没有滑板公园!”

Jaiden很喜欢滑板,因此离开波士顿他会很伤心。(如果你知道克里夫兰哪里有滑板公园,记得@我)

几个小时过后,消息就传开了。社交媒体都炸开了锅。我收到了成千上万条短信,看到了成千上万种反应。

托马斯深情告别:This is for Boston

但是事实就是,我从儿子那里看到了两种反应,这就是我所需要的全部。所有的观点、所有的流言、所有的专家分析...都比不上我与儿子视频通话的那几分钟。关于交易的所有事情,以及我内心当时的感受,都可以用他们两人的反应来概括。

第一个反应,我大儿子所说的:“勒布朗-詹姆斯!”换句话说,我离开绿军加盟的是东部最好的球队,与世界上最好的篮球运动员一起去追求冠军。

第二个反应,就像小儿子说的那样:“悲伤!”换句话说,我会想念这座城市吗,我会怀念作为绿军的一员吗?

二、

关于交易我想说的是:真的很伤心,伤透我了。

我没有说谎,真的很伤心!

伤心不是在于我不理解。我知道这是生意。丹尼是一个商人,他在做一笔商业运作。尽管从我个人来讲并不同意他的做法,我不认为波士顿凯尔特人队在交易之后会变得更好。但是我不会抱怨什么。我是一个成年人,当我进入联盟,就知道随时卷入到商业运作当中。好在目前来看利大于弊。我坐在这里写文章,把我的经历告诉大家,不是因为觉得自己受委屈。我没有受委屈,因为球队有权利交易我。

我其实觉得在很多方面这件事情都给我好好上了一课。同时,还有整个联盟,以及球迷和媒体,主要是关于如何评价一个球员更换球队。我想到去年自由市场上的凯文-杜兰特,他做出了一个最佳的选择,但是人们对他横加指责,把他说成了一个恶棍。其实KD只是在自由市场上做了一件自己认为正确的事情。突然之间,就会听到“你看,他多自私啊,”或者“他就是个懦夫。”之类的言论。其实说到底,这也是生意。

上面所说的正是我觉得这次交易可以给大家一些启示。通过我的讲述,你能知道我是如何被交易。事先毫无征兆,我就被一支自己倾其所有的球队给交易了。这也是为什么人们需要修正自己的观念。99%的时候,球员是没有主动权,权利掌握在球队高层手里,唯一的机会就是成为自由球员。球员们被不断交易、生活也发生了改变,大家会觉得这没什么大不了的....但是当情况发生转变,球员占据主动时,我们反而成为了罪魁祸首!说实话,这在很大程度上反映了当前联盟的现状、甚至是社会的现状,因此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就像我之前说的,对于交易我没有抱怨。但是我希望下一次有球员通过自由市场转队时,大家能够笔下留情、话下留情!你可以去看看这个联盟,看看我的例子,然后记住一点:忠诚只是两个字而已,他在生意面前根本不值一提。

托马斯深情告别:This is for Boston

与此同时人们需要理解的是,当我说出伤心的时候,我不针对于任何人。我不是被某人伤到了、也不是因为某人而受了委屈,或者我被某人背叛了。我只是想说,我也是一个人。你可能看到我在球场韧性十足,但我也和大家一样,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类。

所以我希望大家能理解,我的伤心不是因为某个人某件事,而是我对于波士顿爱得深沉。

三、

当凯尔特人交易我时,我很清楚它的用意。我知道我在场上的位置,整个NBA生涯我都是在这个位置。“得分后卫,有时也可以出任控球后卫”“即插即用的替补”“第六人”。骑士是我4年内的第3支球队,这对于一支球队的头牌来说是一条不寻常的道路,或者说是未来的控球后卫。以前在联盟,大家并没有把我当成这种角色,我知道这一点。

当我来到波士顿时,人们知道我是球队重建道路上的一部分,其实并没有考虑季后赛或者其他事情。这几年球队是处在一个积累的阶段:积攒一些资产,找到一些有天赋的年轻球员。以及,输掉很多比赛。

至少每个人都会这样跟我们说。

我想这也是为什么在波士顿过得很快乐的原因。在我的生命当中,追求的就是赢球,同时打出高质量的篮球。但是现在,作为一名职业球员,有人告诉我你要作为替补。在一支重建队伍里,我最希望的是成为一名得分手。这与如今的凯尔特人队非常切合:只要有绿军精神在,他们所做的一切就是赢球,并打出高质量的篮球。但是你突然告诉球迷,球队要开始重建,未来几年会在乐透区。我、绿军球迷以及波士顿这座城市,彼此之间的想法是一致的,我们都希望赢球,不要给批评者留下时间,谁都不希望球队在乐透区。

赢球的渴望貌似发展成特殊的东西、特殊的连接以及特殊的时刻!每一个人都在研究数字和分析数据——所有的专家以为他们能够分析透整个联盟,但是他们从来没有正确研究过我,从来没有正确研究过赢球文化的重要性。从球迷到球员、教练以及管理层,每一个人都有这样的文化,这个非常重要。我在这里很开心,因为这是第一个看得起我的地方、第一支看得起我的球队、第一群看得起我的球迷。以前人们从未关注过我,从未关注我的体型,从未关注我在球队中的角色。波士顿凯尔特人队给了我一次能够成为出色球员的机会,我永生难忘。

这也是为什么去年季后赛我的妹妹出车祸去世之后,我依然出现季后赛首轮第一场比赛的原因。最疯狂的是,我原本想上场比赛的原因跟我在赛后所体会到的有所不同。

最初,我认为自己会上场的原因是因为自己的态度。无论生活中经历了什么,我都可以回到篮球场上,因为篮球就像一片净土,它能让我免受生活中所经历的一切。

托马斯深情告别:This is for Boston

当晚我到达球馆时,我在想:Ok,我只需要上场,让这片球场成为我坚强的后盾,让这片球场帮助我忘记这件伤心的事情!但是当我上场后,我所无法描述的事情之一就是观众的掌声,我现在仍然能够听到。他们举着自制的标语,上面写着:THIS IS FOR CHYNA. WE <3 ISAIAH. (这是为了CHYNA,我们爱ISAIAH)随后球馆内为了悼念Chyna进行了默哀,我惊呆了。当时候我意识到,我不需要球场来作为我的后盾,我不需要去屏蔽这一切,我不需要假装不悲伤。我不需要一个人去承担这些事情,整个球馆都在我身边。在那一刻,我感觉到波士顿整座城市都在我的身旁。

那个时候,我感慨万千。我当然应该上场比赛,为了Chyna而比赛、为了我的家庭为比赛;同时我也要为整座城市而比赛。他们向我展示的是我今晚需要的一切,他们告诉我:你并不孤独、我们与你同在。

过去两年半里,我们确实站在了一起。

四、

我直截了当地在此说这些,是为了把这些做一个了结——之后你可以继续向前看,把这句话贴满大街小巷:你不会想在季后赛遇见骑士的。对于骑士球迷来说,新赛季会是非常棒的一年,非常棒的一年。我对此非常兴奋。

从单纯篮球的角度来说,我和骑士队简直天作之合。如果你看了上赛季凯尔特人的比赛,你就会知道究竟有多少次我不得不摆脱双人包夹甚至三人包夹才能找到投篮机会。我们挺过来了——队友们都打得不错,而我都命中了那些投篮。而今年……这甚至都不会成为个问题。当我和这个星球上最棒的篮球运动员共同在场时,你还会用三个人来防守我吗?

托马斯深情告别:This is for Boston

这就是勒布朗。我仔细地审视了一遍阵容名单,我所看到的名字都是我迫不及待想要并肩作战的球员:凯文-乐福——我在AAU的老队友,特里斯坦-汤普森,JR-史密斯,伊曼-香波特……对我来说这些家伙们能够三连总决赛并非偶然。现在又加入了我,罗斯,和我的老队友克劳德?阵容简直天赋爆棚。骑士粉丝们,准备好嗨起来吧!

当然,身处于这么一支统治东部的球队……我必须得说,这有点感情复杂。因为这曾是在波士顿我们长久以来的目标——击败骑士称霸东部。我知道这仍然是波士顿的目标,但现在,我却变成了那个要阻止他们的人。这很艰难。因为当季后赛来临,如果我要在场上面对凯尔特人……我不知道,这很难解释。这不是随随便便一支“我曾经待过”的球队,这是一支“我曾经带过”的球队。如今他们有了出色的进攻、新赛季将有30场全美直播、成为自由球员们梦寐以求之地,我觉得是我出力建造了这一切,是我帮助创造了这一切。

然而当季后赛来临,突然之间变成了——来吧,亲手摧毁这一切吧。

这很难过。真的,这很难过。

但我来克利夫兰就是要赢球的。

五、

如上所述,当交易被曝出时,我被消息轰炸了。他们在短信、IG、推特、语音信箱,任何你能想到的地方,我都被消息轰炸了。而在其中,有一条消息非常特别,着实震惊了我。它来自汤姆-布雷迪(NFL新英格兰爱国者传奇巨星,与凯尔特人一样同属波士顿地区)。

“IT,怎么了,我看新闻了,你还好么?”

“我还好。真的,这太疯狂了,真是个冷酷的世界。”

“是啊。祝你一切都好。你会非常出色的。保持联系啊。”

具体他说了什么其实并不重要——当然他说这些无疑是很好的。但它对我的意义远超字面含义,这真的震惊了我。像汤姆-布雷迪这样的爱国者传奇人物居然会给我发私人消息……让我感觉得到了莫大宽慰。

起初,我被此刺伤了。我看着汤姆在爱国者队的生涯——那就是我希望在凯尔特人所达成的事业:出身于如此低的选秀顺位、不被人关注、之后通过努力训练、坚定的意志、和被人们低估的才能,用这些去带领球队赢球、赢球、再赢球。由此成为一名常胜不败的传奇。接着留在波士顿,赢下很多冠军,终身为此效力——直到我最终成为波士顿历史上最棒的球员之一。这是我一直以来的梦想。在我心中,我想成为凯尔特人队的布雷迪和奥蒂兹(译者注:大卫-奥蒂兹,波士顿棒球队波士顿红袜队传奇球星)。我希望这个时代的波士顿凯尔特人能青史留名——我也希望我能在波士顿体育史上青史留名。所以当我收到布雷迪的消息,你懂的,我有些失落。

但之后我对这条消息思考了更多……我换了一个角度看待这件事。我想我意识到了这一点:嘿,这可是汤姆-布雷迪啊!我仅仅在这儿待了两年半,汤姆-布雷迪可不会给随便一个在波士顿打了两年半的球员发消息——除非这家伙真的做出了很出色的贡献。所以可能,我不知道……可能这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可能,我在这里的时光……即使最终这并不是我梦想中的结局,但可能对一些人来说这依然意义良多。

所以这大概就是我此时的感想。我仍然难过,依然伤心,并且我确信我会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想念这支波士顿凯尔特人。我现在要去克利夫兰了,去做我该做的事,打出我的狂野表现。这不是我上赛季所梦想的样子,甚至不是我上个月会想到的场景。而当你想到这件事时,这就像是我生涯开始时的样子:它不是我梦想中的样子,也不是我期待中的样子。但这就是我。

可能这就是所有的答案,你知道我的意思吧?是的,我现在永远也成不了汤姆-布雷迪,永远也成不了大卫-奥蒂兹,永远也成不了比尔-拉塞尔、保罗-皮尔斯、凯文加内特、或是拉里-伯德了。无论这笔交易最终结果如何,我仍然会想象这样一个场景:

我会设想,在不久之后,在波士顿的某个地方,有些人已为人父母,和他们的孩子聊起篮球。他们的孩子会问他们,“为什么你会成为凯尔特人的球迷呢?”

而那位父母,他们会问自己——认真地回想,然后他们会微笑着回答:

“因为我看过以赛亚-托马斯打球。”

那会令我非常欣慰。对我来说,这就足够了。

托马斯深情告别:This is for Boston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