播音员阿尔伯特退休专访:用45年完成7岁的梦

首页图片要闻NBA官网Tree2017-09-02 17:11
0

播音员阿尔伯特退休专访:用45年完成7岁的梦

菲尼克斯太阳队的播音员史蒂夫-阿尔伯特在今年休赛期正式宣布退休,这位在体育广播行业有过45年工作经验的业内知名人物,分别担任过ABA的纽约篮网队以及NBA的新泽西篮网队、金州勇士队、夏洛特黄蜂队与菲尼克斯太阳队的播音员。在阿尔伯特退休之际,NBA官网对其进行了专访,访谈内容如下:

NBA.com: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打算把体育广播事业作为你的终身职业的呢?

阿尔伯特:在我7岁那年吧,我对这份事业的激情从那时候起就生根发芽了。我和我的兄弟们在我们家的一个小房间里搭建了一个临时的广播台,对着棒球比赛中进行模拟播报。在那些日子里,每当电视上播放纽约洋基队的比赛时,我们就有模有样地对那些比赛进行模拟播报。

当我还是尼克斯队的球童时,我习惯坐在板凳席的末端,因为我知道瑞德-霍尔兹曼并不喜欢坐在他身边的球童。我觉得我所拥有的或许场馆里最好的座位,每当比赛开始时,我就开始默默地在板凳席末端进行赛事播报。

当我还是球童时,我就认识了比尔-布拉德利、威利斯-里德、沃尔特-弗雷泽以及戴夫-德布斯切尔等球星,这是我从事这项工作的巨大优势。但实际上我也只能在自己的座位上进行播报练习,如果我的播报声音过大,我想我立马就会被丢出场馆的吧。在此之前我就像从事体育播报的工作,但这是我第一次进行亲身体验,我终于能够身临现场并参与其中了。成为球童对我来说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我能够从中获得优势。

NBA.com:是什么让你决定把篮球作为你的播报项目的呢?

阿尔伯特:我在播音生涯初期效力于纽约大都会队,但我很快就意识到,我比较适合播报节奏更快且内容更加丰富的体育运动。

棒球对我来说太慢了,我必须回到室内从事篮球或曲棍球的播报工作,播报棒球赛事的经历让我更有激情地回归到室内的快节奏运动。而在下定决心后,我就不再回头。

NBA.com:处在ABA最后一个赛季的篮网队状况如何?

阿尔伯特:在1975-76赛季,大家都在谈论J博士(朱利叶斯-欧文)与约翰-威廉姆森,那时候的纽约篮网队是一支令人难以置信的球队。

那一年拥有不胜其数的故事,而其中最为精彩的莫过于ABA的总决赛了。篮网队在总决赛上的对手是由拉里-布朗执教的掘金队,当时我是篮网队的播音员,而我的兄弟艾尔-阿尔伯特则是掘金队的播音员,于是我跟我的兄弟一同参加了最后一届ABA总决赛!

NBA.com:在那轮系列赛中,你最美好的回忆是什么?

阿尔伯特:那是最后一场比赛,篮网队在位于长岛的旧主场纳索体育馆获得了最后的胜利。当终场哨声响起时,球迷们激动异常地蜂拥到球场上,为篮网队的夺冠而大肆庆祝,他们还粗鲁地从我的新闻播报桌上踩踏过去。

球迷们都在近乎疯狂地欢欣庆祝着,他们都没有理会我,因为他们知道我是主队的播音员,但是我的兄弟就遭殃了,他的播音设备都被球迷撕成了碎片,他们还把生拉硬拽。最后我看到他站在他的新闻播报桌上,手里除了麦克风外空无一物,就好像他还打算继续完成他的播报工作那样。那是我永远都无法忘怀的记忆。

NBA.com:哪位体育评论员最令你印象深刻?

阿尔伯特:在为篮网队效力期间的菲尔-杰克逊,在他还没有成为所谓的“禅师”之前,他就是我最难忘的体育评论员了,那时候的他甚至连CBA(Continental Basketball Association)的Albany Patroons都还没有执教过。他就住在邻镇Leonia,我经常接他去Meadowlands Arena球馆,而他的妻子与孩子每回都会站在门前的台阶上跟我们道别,那副场景就像是诺曼-罗克韦尔的画作。我们在车上畅所欲言,那时候的菲尔-杰克逊还很年轻。

后来,我跟比尔-拉夫特里(前Seton Hall主教练)共事了约有10年,然后又跟吉姆-斯潘瑟尔(前NBA球员)在一起工作。跟他们共事对我来说是一段很好的学习经历,跟他们交流并且产生思想共振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其中的价值不可估量。

还有埃迪-杰克逊,能跟博古通今的他一起播报赛事是一件相当了得的事情。他给予了我充分的自由,让我可以真正地做我自己想做的事情,而不仅是作为一个庸碌而沉闷的播音员。我们可以相互取笑,尽管这确实有些不敬,但我们乐在其中。我非常感谢太阳队允许我们这么做,又或者他们压根就没有在听我们播报。

播音员阿尔伯特退休专访:用45年完成7岁的梦

NBA.com:在“Run TMC”时期为勇士队进行播音工作是何感觉?

阿尔伯特:从克里斯-穆林到米奇-里奇蒙德再到蒂姆-哈达威,他们都可谓是天纵奇才,但其他球员也都非常有趣。唐-尼尔森教练总是鼓励身高7英尺6英寸的马努特-波尔出手三分,而马努特-波尔也总是笑容满面,他很有趣,待人温暖,而且还能清楚记住球队每个人的名字。

我们的门票每晚都会售罄,我记得我们在旧球馆有15025个座位,可想而知,这里的球迷有多棒。我还记得在我的任期结束前,勇士队还聘请前队员艾尔-阿特尔斯与鲍勃-雷尼尔回来担任助理教练并执教了好几场比赛。这是一段伟大的经历,我真的很喜欢那里。

NBA.com:你能描述一下德文-布克上赛季拿到70分的那场比赛吗?

阿尔伯特:那天晚上,如果你在赛后走进TD北岸花园球馆的更衣室走廊,你不会知道孰胜孰负。而在太阳队的客场更衣室里,情况就有所不同了,他们则是兴高采烈地庆祝着这个伟大的时刻,他们拿水浇在布克的头上,并争相上传着德文-布克手持写着70分字样的纸条的照片,就像维尔特-张伯伦那样。那场面就像是他们刚刚赢得了总冠军一样,不得不说,来自更衣室的噪音实在是太大了。

然后当你走进凯尔特人队的更衣室时,你会发现他们的氛围异常阴沉郁闷,哪怕他们刚刚赢得了这场比赛。他们都坐在各自的储物柜前,沉默不语,他们目送着德文-布克在他们头上拿下70分,而且他们也差点葬送了巨大的领先优势,布拉德-史蒂文斯教练也同样脸色不悦,他们都听到了太阳队在走廊另一边的庆祝声。这是超现实的一幕,或许还可以作为一项真正的心理学研究。

NBA.com:将强队与弱旅拿来互作比较,为两者进行播音工作分别需要面对哪些挑战呢?

阿尔伯特:当你亲临现场参与比赛的时候,你总会产生很多的情绪波动,但适当的情绪有助于你对重大事件进行播报,而当你的球队一直都处于赢球状态时也同样如此。这将令你的工作变得很有趣。任何人都能胜任为某支出色的球队进行播报的工作,但是当你身处弱旅时,你就必须得进行更深层次的挖掘。这能促使你更加努力地工作,也能促使你准备得更加充分。这也就是为什么当你遇到一个像埃迪-约翰逊一样优秀的评论员时,你能边跟他开玩笑边谈论其他事情的原因。

NBA.com:你的兄弟艾尔-阿尔伯特与马夫-阿尔伯特都是令人尊敬的播音员,你们的家庭是什么样子的呢?

阿尔伯特:我的兄弟都比我更早入行从事这项工作,能够跟随他们的脚步实在是再好不过了。很多兄弟姐妹间都会存在敌意,但是我们仨从来都没有过这样的问题。我们在父母的呵护下安稳成长,这就是属于我们这个家庭的幸福。我们还有很多事情需要做,这儿也有很多支球队需要播音工作者。我们从来都没有为相同的岗位或相同的球队工作过,所以我们总能满足于我们自己正在做的事情。

NBA.com:在对某些伟大的比赛或时刻进行播报时,你似乎没有准备过现成的口头禅,这是为什么呢?

阿尔伯特:我这辈子都被那些满嘴口头禅的人所包围着。我的兄弟的口头禅或许可以被视为篮球播报员中最为经典的流行语,他基本只喊简单上口的词语,他在尼克斯队从事播报工作时就已经这么做的。比如说,每当射手命中三分球时,他都会喊:“Shazam!”很多人都是听着他的口头禅长大的。

而就我个人而言,我从来都没有养成过所谓的口头禅。我在播报生涯初期也打算过为自己找个口头禅,但是我想所有的口号都被人用光了吧。所以我在播报时就只能依赖我的兴奋感,随心而发。

(访谈内容来源于NBA英文官网,Tree编译)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标签: 太阳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