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隔两年披挂上阵非洲赛 塞弗洛沙终圆梦

NBA官网Moon2017-08-06 11:10
0

时隔两年披挂上阵非洲赛 赛弗洛沙终圆梦

两年前,在最早的一届NBA非洲赛中,萨博-塞弗洛沙无助地看着非洲队输给了世界队。

2015年8月1日,这位有着南非血统的NBA后卫渴望通过参加第一届NBA非洲赛而被记为历史的一部分。然而当时塞弗洛沙在四月与纽约警察局发生冲突时遭遇腿部骨折,虽然与纽约警察局达成了400万的和平协议,但这场比赛他却不得不作壁上观。没有谁比塞弗洛沙更想击败世界队。

“我对这场比赛非常认真,”塞弗洛沙说,“上一次我没有参加。我不想说谎,一场胜利将会非常棒,因为我已经从那次伤病中恢复过来了。很不幸那次不能上场。”

“很高兴那件事已经解决了。对我来说,一场胜利可以洗刷掉我之前经历的所有。现在我的身体状态感觉很棒,我还能打球,这是一段让我成长的经历。这一定是一段我不希望发生在任何人身上的事,但我已经安然度过,并从中有所收获。”

时隔两年披挂上阵非洲赛 赛弗洛沙终圆梦

1984年5月2日,塞弗洛沙出生于瑞士的沃韦,父母分别是南非音乐家帕特里克-塞弗洛沙和瑞士艺术家克里斯汀-塞弗洛沙。塞弗洛沙的父母相识于南非,但他们的恋情却很难公诸于世,因为他是黑人,而她是白人。在种族隔离期间,帕特里克-塞弗洛沙甚至因为在公共场合与妻子在一起而一度被捕入狱。

萨博说,父母在他的哥哥出生后搬去了瑞士,因为他们相信那个时期在南非抚养一个孩子很成问题。由于种族问题和经济困难,在自己青少年之前还从未去过南非。

“第一次来这儿时我17岁,之后我每年都会来。”塞弗洛沙说,“这对我的父母来说非常困难,他们跟我讲了父亲被戴上手铐送进监狱的一些故事,仅仅因为跟一个白人女子在一起。就是在这儿。后来我的哥哥出生后他们不得不离开,因为在这儿抚养一个混血小孩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现在不同了,和我第一次来的时候相比他们已经改善了。最主要的不同点可能不仅仅是你看到的这些新建筑,而是人们对于种族隔离制度的整个观念有了改观,和以往不同了。”

在NBA非洲赛之前,这里还举办了第15届篮球无国界训练营。有80名17岁以上26岁以下的男孩女孩参加了这个训练营,训练营里只有一名南非男孩,因为这是一个盛行板球、英式橄榄球和足球的国度。

时隔两年披挂上阵非洲赛 赛弗洛沙终圆梦

塞弗洛沙和非洲联队必须打得非常好才能战胜充满精兵强将的世界队,毕竟他们队里还没有一个全明星。乔尔-恩比德或许是最好的球员了,但他因为伤病不能上场比赛,而塞弗洛沙是唯一一名有着南非血统的球员。

“我是NBA唯一一个南非球员,所以(我是代表),”塞弗洛沙说,“尽管我没有在南非长大,但我非常喜欢南非,我的父亲来自这里,我们与南非有着很强的联系。”

“篮球在这里不是全国性的运动,在瑞士也一样,他们更关注足球或者其他运动,但像这样的活动通常能对南非以及非洲有很大的影响。”

作为非洲篮球最伟大的人物之一——名人堂球员迪肯贝-穆托姆博今年没有上场比赛。“我鞋都没带,22码的。如果我踏上球场,就会变成纪念仪式。我不想重复他们两年前的戏码,当时我许诺打5分钟,结果一上场就打了15分钟还多,我感觉我快死在场上了。”穆大叔笑着说。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