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特斯亲笔:NBA该庆幸我现在在这里写文章

今日热点NBA官网Taboo2017-04-28 16:56
0

维特斯亲笔:NBA该庆幸我现在在这里写文章

你们都看过《赌城风云》对吧?

就是那部罗伯特-德尼罗和乔-佩西在拉斯维加斯演的那部,对就是那个。

如果你想知道和帕特-莱利见面是什么感觉,可以先看看那部电影。

当我听说迈阿密热火去年夏天对我感兴趣的时候,说实话先开始我并没有什么意向。不是我不喜欢热火,而是我不知道自己适不适合那里。

然后我见到了帕特-莱利。

我走进他的办公室,天哪,他梳着背头,穿着一身豪华西装,看上去就像一位百万富翁。在他身后,是他所以冠军球队的照片。而手上就带着这九个总冠军中的一枚戒指。

莱利坐在椅子上,就像《赌城风云》里的德尼罗那样。像个老板,像一切尽在掌握一样,因为他就是已经洞察一切。

就像一位球迷一样,我想从他身上学点什么。

于是我洗耳恭听。

马上我就知道了莱利是一位真实的人,他甚至没有问我关于篮球的事。他只和我谈论人生。

然后莱利说到,“我们要把你塑造成世界级的体格。不是好的身体,不是出色的身体素质,而是世界级。”

可是我是身处在NBA,我认为自己的体格已经不错了。但是当我在家的时候,还是会时不时的吃一些费城牛排。

于是帕特看着我说,“给我们一个赛季,你会看到变化的,世界级。”

你们知道吗,他说“世界级”这个词的发音都是世界级的。

然后他对我说,“跟我说说我不知道的迪昂(维特斯)吧。”

“与篮球无关,而是生活。”

维特斯亲笔:NBA该庆幸我现在在这里写文章

让我告诉你我跟帕特说了什么。

人们都人们他们了解我。

维特斯岛,那些GIF图,费城奶酪摇摆王什么的,是吗?

在我的一生中,人们都一直在低估我。我还记得在九年级时,刚刚转学到南费城高中,当我走到班里的第一天,两个保安径直走向我,死死盯住我把我当做一个麻烦小子。

其中一个喊道,“嘿!小子!嘿!”

随后他们叫住我问到,“嘿,你来这是干嘛的?你叫什么小子?”

于是我把篮球服从包里拽出来,说到,“我叫迪昂-维特斯,刚转学来的。”

保安不屑地说,“我可没听说过你。”

然后我回答,“雪城大学可是已经招募我了!”

另一个保安开始不耐烦,“小子,你可没得到雪城大学的承诺。”

随后他们上下打量我,感觉就像是说你什么都不是。

“是真的!你可以去网上搜!”,我刚说完,他们就开始大笑起来。

一个保安说,“什么?搜你?好好,我来上网查查你。”

于是他们把我带到办公室,开始上网谷歌。

Maxpreps.com。迪昂-维特斯。已被雪城大学招募。

“天,这小子没说谎!”,但我只是看着他们,像是在说,嗯就是这样。

从那天起,每次我在走廊看见那个保安,他就会喊道,“近来如何?‘谷歌我’小子?”

那已经是我第三或者第四个外号了。我的第一个绰号是“头痛”。

维特斯亲笔:NBA该庆幸我现在在这里写文章

我们会说到那个外号的故事,不过那不是我和帕特说的。

我谈起经历过的一些糟糕的事儿,人生中失去的一些人。在我12岁的时候,父母都遭到枪击去世。兄弟姐妹,叔叔朋友也有遭谋杀的经历,要细数下来简直太多了。

你知道关于死亡和暴力最疯狂的事情是什么吗?麻木,那真的会让你麻木。

因为我经历过太多,于是从小时候我就做下了一个决定:我只管打球就好了。

我让自己成为费城球场上的一个传奇,而当时我才12岁,街上的人都知道迪昂-维特斯是谁。当我来到各个球场的时候,人们都会大叫起来,“头痛来了!”

那也是我的“And 1”开始的时候。我们都有外号,因为那时我作为一个毛头小子却一直要球,一直运球,人们便开始说,“天啊,你可真让我头痛。”

我便是那个“头痛”。

我的对手叫作Rhamik。他们都管他叫做“小巨人”,虽然他个子小但打球却像个大个子。有一天,他和他的小伙伴们来到我的球场,挑战我和我的朋友们。最终他们击败了我们,然后一直喷垃圾话,天哪。

这让人非常反感,我可不会让自己的名字像这样被玷污的,你知道吗?

于是我们在第二天便又找到他们重新较量。伙计,那就像是总决赛第七场,我可不会输的。

我们亲手终结了对手。

又过了一天,Rhamik和他的球队再次来到我们的球场。

我想,还有问题吗?在南费城,你永远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于是我走向Rhamik,他却说到,“好球,兄弟。”

从那之后,我们每天都在一起,做任何事都如影随形,任何事。我们甚至互相在对方的家睡觉。那里的每个人都喜欢Rhamik,他是个传奇般的孩子。人们了解他超过篮球的,是轮滑。

你知道吗,在费城,轮滑可是个大事儿,现在也是。我说的不是托尼-霍克(美国滑板巨星)。我是要说那个带四个轱辘的滑板鞋。每个周日,我们都会参加朵丽丝女士举办的轮滑聚会。要是你在学校表现不好的话(我通常表现还是不错的),朵丽丝女士就会在门口拉住你说,“迪昂!在你表现好之前我是不会让你进入轮滑聚会的。”

那可不是个好消息。因为你不想被禁止参加轮滑聚会,在那儿你可以看见漂亮妹子。如果你要认为那里会放一些迪斯科,那你就错了。那儿就是100个费城孩子绕着Rick Ross滑轮滑而已。

而Rhamik是那时最棒的轮滑高手。在我学会轮滑之前,我看着他在场上驰骋的样子,心想,天哪,我也要学学,这家伙帅爆了!

所以,大约有四年的时间,我们几乎每天都在轮滑和打球。如果你要找我,不会问“迪昂在哪?”,而是会问“迪昂和Rhamik在哪?”

在我们升到高中的时候,事情开始发生了变化。你必须要开始面对某些现实。Rhamik虽然是个小个子,不过仍然在打篮球,但是却走上了有些不同的道路。在我15岁的时候,我们分开了,因为我有机会在康涅狄格的一个叫South Kent的寄宿学校打球。

不过在那时,雪城大学看上去仍然离我很遥远。当你从我住的地方一天天成长起来,总会忍不住去想未来的事情,有时候可能会让人心碎,你懂我的意思吗?

但是我记得妈妈曾对我说过,“迪昂,你必须要离开费城,这对你有好处。”

于是,我收拾起行囊。这也是我第一次来到家以外的地方,我实在太想家了。South Kent附近什么都没有。他们是有意这么做的,那样你就不会制造麻烦了。以赛亚-托马斯曾和我一个学校,他在五年级,但是却和我有一样的身高。

你们都知道我是个自信的人。不过回想那时,以赛亚就像个杀手一样。

他是球队的得分王,而我是球队第二,这难道还不够疯狂吗?

但是我对此已经感到厌倦了。在费城的时候我可以在街上随便跑,最近的沃尔玛有45分钟的路程。在周六,我们会乘公交去超市,这是一周里的大事。费城已经融入我的血液中,我曾试着逃避,不过,你不能逃避你的生活不是吗?

我接到了一个一生难忘的电话。当时我们正在联赛的路上,我在费城的朋友在电话里说,“呃,兄弟……”

“怎么了,快说”我问道。

“Rhamik中枪了。”

在已经听过这个消息这么多次之后,甚至都不用问他是不是死了,你可以从电话中的语气中听出来。

我呆住了,麻木甚至都不能用来形容我当时的状态。当晚我在朋友圈看到每个人都在发Rhamik的照片,这又一次戳痛了我,崩溃、失落。

那是我的兄弟,我们俩如此相似。在我失去所有的亲友中……Rhamik?他们必须要杀了Rhamik吗?

那也是我最后一次问自己为什么了。

所有人都喜欢他,我和Rhamik曾经在12、13岁的时候一起去球场对上年龄比我们大的家伙们。人们有的时候特意来看我们打球,我们就是背好包,在一个又一个球场上看别人打球。

到现在有的时候想起那些时光,我几乎都会哭出来。我和他别无差异,仅有的不同就是,我15岁在康涅狄格,走上了一条确定的路。

虽然我有时也会搞砸,差点放弃,但这都不重要,因为我一直在路上,我也成功了。

这就是我的故事,我曾经历过的生活片段。

维特斯亲笔:NBA该庆幸我现在在这里写文章

通常,我不喜欢谈起这段往事。不过如果有人问起我的人生,我就会悉数告诉他。所以当我去年走进帕特-莱利的办公室,就是这样跟他说的,如今我再次告诉你们。

这对我来说挺可笑的。我不是很热衷互联网,但是我也知道发生了什么。我知道人们怎么谈论我,当然还有那些动图。

他们说:“他没有不喜欢的出手。”“他有着不合理的自信”“他认为自己是NBA中最出色的球员。”

是的,我是这么想到。

我也必须这么想。

在你了解了我的出身和经历,你认为一个12岁的孩子如果没有不合理的自信,能够在费城存活下来吗?

你永远也不会听到从我嘴中说出“我不能”这几个字。

我可以。我会的。我做到了。

而且请记住,在我生涯的前五年,我和联盟中最出色的球员们同队,勒布朗、杜兰特、威少等等。我每天都能见到他们,不只是做队友,更是一种竞争。

当我来到俄克拉荷马城,我和KD几乎每天都在一起。凯文(杜兰特)感觉这还挺有趣的,因为每次我和他在球场1对1单挑时,我都会尝试在场上杀死他,直接明了。

维特斯亲笔:NBA该庆幸我现在在这里写文章

去问问他谁赢了我们最后一场单挑。

他赢过不少,不过我赢的次数更多。

凯文也曾对我说过不少的垃圾话。人们可不太了解他这一点。当然,你们了解我我会全力以赴去面对他的。不过他也会全力回击,尝试背打我,但我会使出各种小伎俩,比如掐他的屁股,正中最薄弱的位置。

我爱那段日子,也爱那支球队。

坦白讲我以为本赛季我会重返俄城的,对冠军发起再度冲击。然而事情没有向预想的方向发展,篮球就是生意。当我得到热火的电话时,我马上启程前往莱利的办公室。这几乎是我NBA生涯中最棒是事情了。

我还清楚地记得决定加盟热火的时候,把这个消息告诉我的儿子,他才三岁。

维特斯亲笔:NBA该庆幸我现在在这里写文章

他说:“我们要离开俄克拉荷马了吗?不!”(他超爱那里)

我对他讲:“我们别无选择。”

“那我们要搬到迈阿密去吗?”

“是的。”

(一声叹息)“好吧。”

我得跟你说,我费了很大劲给他将迈阿密的优点。给他看各种游泳池的照片什么的。

我可以跟你说实话了吗?

当帕特说“世界级的体型”的时候,我认为虽然听上去不错,但在我的脑海里却想着,我已经是世界级的身材了,你知道这一点。

于是后来我来到训练营,在一周之后,我的身体就跟不上了。我几乎就像是电影里抱着垃圾桶呕吐的情节一样。

我突然意识到,帕特可不是随便说说而已。在热火这可是严肃的事儿。

当我在11月因伤缺席了20场比赛时,我很恼火。我们那时11胜30负,所有人都放弃了我们。人们认为我们应该摆烂去赢得选秀权了。

哈哈。

只要我在场上,你就知道我们不会那么做。

维特斯亲笔:NBA该庆幸我现在在这里写文章

当我1月份回归之后,我的状态火热得让人疯狂。我一直在告诉每个人:“我们要做的就是连赢7场或8场,然后我们就会重回人们的视野。”

我还记得在客场挑战金州勇士的时候,那时我才复出。一整晚我都在猛攻凯文,但他们最终击败了我们。在比赛之后,我俩一起共进晚餐,当时我就告诉他,“兄弟,我们要开始连胜了。”

他看着我,就像在说,嗯,你说得对。

我反驳道,“我是认真的,我们要取得7连胜。”

他说,“可是我们两周后要去迈阿密客场作战。”

“我们会赢得,我敢打赌。”我说。随后他大笑起来。

随后我们回到主场取得了三连胜,凯文和他的球队也来到了我们的主场。

“我们使出了浑身解数,无所畏惧。先开始凯文防我主要是放我投篮,我告诉他,“兄弟,我手感不错,你看了过去4场比赛了吗?这个晚上对你们来说会很漫长的。”

于是我们就像在俄克拉荷马单挑时大将垃圾话。

比赛来到了第四节,还剩10秒,两队打平。我持球运到三分线外,心中已经知道即将发生什么。老子才不打什么加时,比赛就在这终结。

维特斯亲笔:NBA该庆幸我现在在这里写文章

我们赢了。

于是我摆出了那个Pose。

人们总是问我“那个动作是什么意思?”

这什么意思都没有。

这就是在费城的我。

维特斯亲笔:NBA该庆幸我现在在这里写文章

最终,我们取得了13连胜,没人想在季后赛首轮碰上我们,没人愿意。

我知道我们差一场胜利闯入季后赛,这也杀死了我们。如果我没有受伤,我想大家都知道我们现在会在哪。但是你知道吗?这个赛季的表现如同魔法一般。我们的球迷每晚都让球票售空,甚至在我们身处绝境的时候。

我爱迈阿密,我在这里有一个超赞的赛季。

我的儿子在这里交个了小女友。他才三岁,你敢想吗?迈阿密就是这样一个地方。她跑到我儿子面前给了他一个拥抱然后说,“嗨,男朋友。”然后就跑开了。

这太奇妙了。

我试着告诉他,“嘿,你在这得小心点,孩子。”

他可没听进去。

希望我们能在这里找到一个家。不管最终怎样,这都是一个神奇的赛季,现在你知道了我的经历,我的见闻,知道我对于你们如此真诚,当我向你们诉说这一切时,我是如此的感激。

(我知道凯文现在正在读这篇文章,并说“谢天谢地这家伙现在正在家里写文章,而不是在季后赛。”)

你肯定不愿在季后赛碰上我们的,凯文!

(迪昂-维特斯发表与《球员论坛》 Taboo编译)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v_yuxt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