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跟随巴爷 追寻黑八勇士的足迹

首页新闻NBA官网黄振2017-04-07 09:26
0

专栏:跟随巴爷 追寻黑八勇士的足迹

要不是凯文-杜兰特受伤,勇士还不会考虑让马特-巴恩斯重新披上他们的球衣。但10年前离开时,巴恩斯就一直在想象这一天的到来了。

能够回到自己NBA生涯里感情最深的地方,这样的情绪是可以理解的。巴恩斯说:“我一直想以勇士球员的身份回来,不管身处何方,我都想成为这支球队的一部分。”

现在他想为勇士球迷赢下一座NBA总冠军,而在前一段勇士的记忆,对巴恩斯来说也是永远难忘而无法磨灭的。金黄色的“We Believe”T恤和纸板,沮丧的MVP德克-诺维茨基,被斯蒂芬-杰克逊无情嘲讽,当然还有巴郎-戴维斯对基里连科的隔扣。

记忆闪回2007年的春天,在三个月的时间里,勇士由乐透球队神奇杀进第二轮。他们淘汰的小牛当年获得67胜,比他们多赢25场球。

幸运女神往往降临在NCAA球队的头上,要是NBA有这样一支被眷顾的球队,那就是那支“We Believe”的勇士。

巴恩斯在圣克拉拉出生,他童年的大部分时间在湾区和萨克拉门托度过。从小到大他就知道这支勇士队的悲催黑历史,他们一度连续12年无缘季后赛,创联盟纪录。他也知道热情的勇士球迷相信,他们的忠诚会得到回报。

10年前的那种感觉,巴恩斯永远不会忘记:“那是个神奇的赛季,我们只是打进了第二轮,但我们打破了所有人的想象,把精神带回了这支球队。”

巴恩斯的言语中充满着对那支球队的感情,那支勇士在几周时间里凝聚成一个整体,尽管他们没能给长期压抑的勇士球迷带来NBA总冠军。

专栏:跟随巴爷 追寻黑八勇士的足迹

巴恩斯生涯曾辗转过太阳、魔术、两支洛杉矶球队、孟菲斯和萨克拉门托,他还是把金州列为自己的最爱:“那样的兄弟情谊是无与伦比的,那时候我们是一群德雷蒙德-格林,我们场上的五个人总是同气连声,这也是它有趣的地方。”

对于目前这支勇士,巴恩斯说:“我觉得自己现在还没有在队友面前说‘我们’的资格,因为我觉得我还没有干点什么获得这样的认可,我只是想找到自己的定位和比赛方式。”

巴恩斯现在的处境已经跟第一段勇士生涯大不相同,2002年次轮被灰熊选中后,他前三个赛季换了6支球队。他的经纪人一度开始给他联系NFL的球队,认为他该改行了。最终他在UCLA的队友巴郎-戴维斯到他萨克拉门托的家中邀请他,来勇士训练馆里训练。

他的表现吸引了当时的勇士主帅唐-尼尔森,尽管当时球队阵容已经满员,但巴恩斯身高2米01、225磅能防多个位置的特点还是打动了当时打小球的唐-尼尔森。

巴恩斯说:“我打败的是两个拿保障合同的家伙,从第12人一步一步向上爬,季后赛开始时已经是第六人,真是疯狂。我内线的火焰在当时点燃了,因为我还有很多要证明的。每场比赛不仅是帮助球队,还是打给联盟其他球队看的,我可不想再去找工作。”

巴恩斯跟当时勇士的球风无比契合,2005年2月从黄蜂得到巴郎-戴维斯已经证明,勇士已经厌倦无穷无尽的输球、以及打造平民球队了。他们的上一个全明星斯普雷维尔,因为在训练中掐卡莱西莫教练的脖子,被球队禁赛68场,最终被交易到了尼克斯。

戴维斯承认,跟当时的黄蜂总经理阿兰-布莱斯托的不合促成了他的交易,也给了他成为领袖的机会。大胡子说:“我只想打篮球,我不想跟总经理或者管理层浪费口舌。我不想聊球员,不想跟那些手中有权的家伙干涉我,我只想干好自己的工作。所以我从新奥尔良离开了,那里的人(黄蜂)都在提防我。”

专栏:跟随巴爷 追寻黑八勇士的足迹

大概一年半后,当时的勇士总经理克里斯-穆林让性格温和的主帅迈克-蒙特戈梅里下课,唐-尼尔森上任。上一次执教勇士时,他跟当时的新秀克里斯-韦伯闹得很不愉快,双方不欢而散。

要是嫌还不够疯狂的话,当时穆林还在追求罗恩-阿泰斯特,一个因为2004年的奥本山宫殿事件充满争议的人。

现在在大学执教的穆林说:“是的我们队里好人很多,但人善被人欺。好人滚远点,我们只想要赢球。”

国王当时刚刚送出佩贾-斯托亚科维奇,从步行者得到阿泰。不过最终穆林和当时的步行者总经理唐尼-沃尔什的谈判让勇士还是大变样,斯蒂芬-杰克逊、艾尔-哈灵顿、雅斯科维修斯和约什-鲍威尔被送到勇士,迈克-邓利维、特洛伊-墨菲、基斯-麦克劳德和伊克-迪奥古转战印第安纳。

哈灵顿说:“交易实在是出乎我的意料,我当时脑子里的是空的,我对金州唯一的了解就是他们一直在输球。”

奥本山事件改变了步行者队的命运,穆林说:“他们就是想改变整支球队,要不是奥本山事件,他们那年可能就夺冠了,这些家伙他们一个都不会送走。他们抱着一种扔破烂的心理交易球员,得到拜伦(戴维斯)后,我们就已经埋下伏笔了。”

并不是杰克逊和哈灵顿联手后,勇士就立刻脱胎换骨的。他们那个赛季19胜20负开局,1月份做那笔交易时他们离西部第八还有一场的差距。

戴维斯当时进行了手术缓解膝盖酸痛,将缺席二月份大部分的比赛。因为摔到手,勇士运动能力最强的得分后卫杰森-理查德森缺席了2007年的前七周比赛,等他回来时位置已经被米盖尔-皮特鲁斯取代。在客场1分输给奇才后,勇士滑落到西部第12,三月初一度离5成胜率还有9场之多。

在解释为何组建初期球队打得挣扎时,哈灵顿说:“戴维斯是我们的领袖,是我们的蛇头。显然没有他,我们是完全不同的球队。”

戴维斯养伤期间,穆林和自己的特别助理米奇-里奇蒙德(TMC组合的昔日搭档)飞到洛杉矶见他;而球队总经理罗德-希金斯则是取道华盛顿,去见尼尔森。

被小牛老板库班解雇赋闲一个赛季后,尼尔森一直渴望证明自己宝刀不老,而且还能执教很久。他最终找到了施行自己小球策略的人选,在当时的眼光看来这样的做法没有前途。

穆林回忆说:“我当时让罗德去纽约跟他谈,他当时很沮丧。我跟米奇当时和拜伦呆在洛杉矶,我们告诉他‘你的移动很好,你需要上场比赛,我们走吧。’所以拜伦在底特律跟球队会合了,罗德也打动了内利(尼尔森),他们那天在底特律赢了球。”

专栏:跟随巴爷 追寻黑八勇士的足迹

活塞当时是东部强队,曾连续6年至少打进总部决赛。他们当时是联盟战绩最佳的球队,防守东部最棒,场均仅失分92分。勇士最终在奥本山111-93大胜对手,止住了六连败。

理查德森说:“这事就像发生在昨天一样,我们上飞机时就想‘这感觉太棒了,我们现在充满能量。’马特还是谁说的‘我们要打进季后赛!’我们看着对方都说好,我觉得当时我们手里都有喝的。漫长的飞行,我们都为立下打进季后赛的目标干杯,我们要干一票了!”

跟15年那支夺冠的勇士很相像,07年的这支勇士一路伴随着质疑和逆境而来。

“我喜欢叫我们这帮人不良少年,杰克逊在印第安纳有过劣迹,当时人人都认为艾尔(哈灵顿)完蛋了,人人都觉得我只是一个烂队里的数据刷子,人人都认为拜伦完蛋了。马特-巴恩斯是流浪汉,我们这帮人聚在一起,互相尊敬互相支持。”

自登陆湾区起,戴维斯就被当做有胡子的托尼-罗宾斯。全明星期间他跟理查德森都在养伤,不过他已经向后者许诺,会让他尝尝季后赛的滋味。他还在不停敲打当时只有20岁的内线安德里斯-别德林斯。

别德林斯说:“他让我变得如此出色,他真的很信任我,他的那些疯狂的传球只有他传得出来。”

不过当杰克逊和哈灵顿到来后,戴维斯才得到他的左膀右臂。戴维斯说:“他俩来之前我们的球队没有化学反应,我在努力激发大家的斗志,因为他们已经习惯了输球。杰克和艾尔来后,他们允许大家做自己。他们聒噪还任性,他们让我享受比赛。得到他俩,让我觉得我们的机会来了。我们去看电影,去一起吃饭,出酒店时大家就在聊天了那是我们球队第一次有这样的氛围。”

助教拉里-莱利把这一切看在眼里:“我觉得迈克-邓利维是个好球员,但我们得到的是球员的态度。斯蒂芬-杰克逊带来了这样的态度,我们没有很强的领导力。拜伦已经尽力了,他是球队的领袖。不过当斯蒂芬-杰克逊到来了,我们就有两个无所畏惧的家伙了。他们拥抱所有的挑战,大多数球队对他俩没辙。”

专栏:跟随巴爷 追寻黑八勇士的足迹

不管场上还是场下,他俩都是领袖。

巴恩斯当时会载着当时还没车的新秀科伦扎-阿祖布克往返机场,他说:“我觉得他俩让我们的化学反应比预期的要快得多。我们在攻防两端都打得像个整体,在场下我们去吃饭、去夜店,还是去杰克逊的家里看电影,我们都是6、7、8、9个人结伴,不管干什么我们都在一起,我们知道什么时候打比赛该严肃起来,在场外我们还是很开心。”

尼尔森老爷子也是性情中人,他执教时怒吼,也会享受夜生活。理查德森说:“我不认为除了唐-尼尔森以来,还有谁能执教我们。他跟我们性情相投,他喜欢我们的垃圾话,他还会跟我对喷。”

这种混不吝的垃圾狗性格很适合当时的勇士,当时湾区流传着这样的笑话,“聚会中你很容易辨别谁是勇士球迷,这样的人要么有疤痕要么有文身。”

王保罗没有在那架从底特律飞回湾区的飞机上,但这位阿拉梅达的餐馆老板和勇士季票持有者也从这场跟活塞的比赛中看出了苗头,下一场勇士的主场比赛,他带着自制的“We Believe”看板来到现场助威,最终勇士14分战胜掘金。

王保罗制作了更多的看板和T恤,然后免费发放给球迷。慢慢的甲骨文球馆里这样的东西越来越多,勇士最后21场比赛赢下16场,包括倒数第二场29分大胜小牛,当时小牛主帅艾弗里-约翰逊轮休了先发五虎中的四位,包括诺维茨基。

专栏:跟随巴爷 追寻黑八勇士的足迹

理查德森说:“这场比赛给了我们自信,因为他们是怕我们的。我们知道如果打到第八,我们就有机会击败他们。那轮系列赛我们充满自信,特别是回到甲骨文球馆的第一场比赛。太不可思议了,球迷们等待季后赛太久了,他们的能量让你无法忽视。”

当地的转播单位Comcast湾区在每个甲骨文球馆的座位上摆放了一件印着“We Believe”的黄色T恤,剩下的就交给现场球迷了。

莱利说:“当时我就觉得,在季后赛里都是在大舞台上打比赛,主场还是客场已经没有区别了。我现在还这么认为,不过现场的球迷很快改变了我的看法。现场球迷给了我们太多的力量,我没开玩笑,我从未见过这样的事,他们的支持比夺冠那年和去年都要强,他们太渴望赢了。”

尼尔森在小牛的执教经历也帮上了忙,诺维茨基是他选进小牛的,他知道怎么对付这位该赛季的联盟MVP。

理查德森1月份倒下,从发展联盟调上来的阿祖布克说:“帮助太大了,他了解德克的每个技术动作,我们逼他出现了很多失误。他在罚球线接到球时,教练说‘好吧,他要转身跳投了’,训练中我们会让一个人等在那里抢断他。不仅如此,还有很多这样的例子,对我们帮助太大了。”

哈灵顿说:“我们就像电脑一样,内利知道怎么赢他们。他把信息输入我们的脑中,我们只需要执行就行了。”

被勇士4-2淘汰后,恼羞成怒的诺维茨基在回更衣室的路上把一个垃圾桶甩到墙上,客队更衣室的墙上留下一个洞。最后诺维茨基在那留下自己的签名,洞的上方则挂了一件“We Believe”的T恤。

专栏:跟随巴爷 追寻黑八勇士的足迹

阿祖布克说:“我们当时就知道自己能赢小牛,我觉得可能很多人也感觉到了,他们只是想看看我们这帮性格强人能不能做到。我一直说这是我职业生涯中最有趣的一段,那年的季后赛我打得并不多。我们对自己信心十足,人们也感受到了。来到球馆我们就感觉这里是我们的,就算我们实力不如对手,我们也觉得自己能跟任何人掰手腕。”

不是打一打这么简单,而是击败对手。尽管勇士只带着42胜40负进入季后赛,但他们的目标远不止闯过首轮。

理查德森说:“打进季后赛没什么好庆祝的,我们真觉得自己有机会夺冠。在有些人眼中这可能是个笑话,但那也展现了我们的信心,我们有多互相信任。”

哈灵顿说:“我们面对的是夺冠的热门,人们的对我们的贬低我们都记得,当全队15个人都这么想时,会产生巨大的力量。”

克掉小牛后,勇士对阵爵士优势不再,尽管这轮系列赛仍有很多激烈的瞬间,但最终爵士五场淘汰勇士晋级。

莱利说:“我们过不了犹他是因为他们有基里连科,他能防住斯蒂芬-杰克逊。他让斯蒂芬的日子很难熬,联盟里能做到这点的球员不多,他就有这样的能力。另一方面我们也防不住基里连科,这跟他的得分能力无关,他们让他在圈顶接球我们就没辙了。我们花了很多时间去想怎么让基里连科离斯蒂芬-杰克逊远点,我们试过掩护,他能穿过去。”

在勇士队这轮系列赛唯一的一场胜利中,6尺3的戴维斯隔扣了6尺9的基里连科,这记势大力沉的扣篮让甲骨文陷入疯狂,要知道俄罗斯前两场比赛已经盖了13个帽,莱利说:“那记扣篮让基里连科脸色很难看,在我看来他是他们赢球的关键。”

在一片金黄色的“We Believe”的海洋中,戴维斯的那记扣篮成为勇士球迷关于那轮系列赛最深刻的记忆。穆林透露,自己曾计划来一票更大的,拉当时还在巅峰期的凯文-加内特入伙。

穆林说:“那笔交易差不多要完成了,我都开始跟安迪-米勒(经纪人)谈凯文-加内特合同的事了,凯文很喜欢拜伦,我们已经聊过很多。”

当时的交易方案还拉进了夏洛特山猫,加内特会被送到勇士,理查德森被送到山猫,森林狼则得到选秀权和年轻人。不过当时勇士队的老板克里斯-柯汉临阵退缩,选择了说不。

接下来理查德森被送到夏洛特,去换当年的8号秀布兰登-怀特。“We Believe”的核心阵容保留下来,比前一年还多赢了6场比赛。但这次他们晚节不保,最后19场比赛输掉11场,以两场之差无缘季后赛。

巴恩斯说:“我们原打算做交易得到KG,最后我们送走理查德森去换布兰登-怀特。我们赢的比赛更多了,但球队已经变了。一切变得太快,我们的魔性消失了。”

专栏:跟随巴爷 追寻黑八勇士的足迹

戴维斯感觉被出卖了,第二年夏天他选择跳出合同,跟快船签约。巴恩斯在2007年夏天拒绝了一份3年1100万美元的报价,转而签下一份1年400万美元的短约,他希望通过一年的努力拿到更大的合同。

巴恩斯说:“当时我想如果能重现去年的成绩,我就能拿一份漂亮的五年合同。可能要到3000万美元,那是我当时的想法。如果年纪大点你可能就签那份3年合同了,但是年轻时我还想冒一回险。”

那个赛季开始前一天巴恩斯的妈妈被诊断出了癌症,26天后她就去世了。巴恩斯说:“当乌云开始晴朗,我对自己的感觉也好多了。我问教练我怎么做才能回到轮转阵容中,他跟我说‘很高兴你没签那份3年合同,除非有人受伤,否则你都没用出场机会了。’多么伪善的家伙啊,他把机会送到我面前又把它夺走,那也是我勇士生涯的终结了。”

希望在勇士终老的理查德森,在得知自己被交易后无法接受:“不是对布兰登(莱特)不敬,但我跟克里斯(穆林)进行了一番激烈的对话,我对这帮家伙无语了。”

当时勇士给理查德森的解释是,要他给得分后卫蒙塔-埃利斯腾出成长空间,蒙塔刚拿的那个赛季的最快进步球员奖。直到两年前前勇士高层皮特-亚历桑德罗加盟掘金管理层时,理查德森才得知自己差点做了加内特交易的筹码。

专栏:跟随巴爷 追寻黑八勇士的足迹

亚历桑德罗在丹佛的家离理查德森的房子只有两个街区,他有一次开车经过理查德森的院子时停了下来。理查德森说:“我在院子外面跟我的孩子们玩,他停下来我跟他打招呼,他告诉我自己来掘金工作了,我们聊了聊。这是我在篮球场之外第一次跟他正式聊天,我们聊起了那支勇士队。他说我被交易的唯一原因是,当时球队想拿我去得到凯文-加内特。当你有机会得到一个名人堂球星,一个这项运动中前十的球员时,你得抓住机会,我对他们的做法并不生气。你得抓住这样的机会,万事发生皆有因果。”

时间来到2017年的3月,当巴恩斯坐在勇士训练馆里,环视场馆感慨颇多。上次他在这里还处在积极证明自己的阶段,现在他的身份是3D防守专家。

他只希望自己的存在能尽量弥补杜兰特倒下留下的空缺,不管他要顶多久,他都不希望留下遗憾。遗憾他已经留过太多了。

巴恩斯说:“在那四个月时间里我们成了一生的朋友,每年夏天我都会看到这些家伙,跟他们聊聊那些未实现的可能性,那些我们相互支持、一起战斗的日子。我们都希望能回到那里,不管最后球队里是KG还是理查德森,第二年以同样的阵容回归的话,我们都想看看自己能打成什么样。”

原文作者:《露天看台》作者Ric Bucher 黄振编译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